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276章 别做傻事

发布时间: 2019-08-11 00:06:34

“离开?

去哪里?

雨知道吗?”

千峻熙的心,为之的一紧,感觉她的语气,很让自己不安。

“峻熙,不管我去了哪里?

都会记住你这个弟弟,所以,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千可可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笑容。

“不是,姐,你这什么意思啊!”

千峻熙的整颗心,都给提了起来。

千可可笑了笑,“没什么意思啊!只是突然的有感而发,你别多想,二哥那边,你别跟他硬碰着来,凡是讲究一下技巧,知道吗?”

“我的事情自己会看着办,你别管,倒是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千峻熙是个聪明人,所以,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被忽悠过去。

“没事儿,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有些的胡思乱想了吧!”

千可可有些的泄气,觉得自己太过的矫情了。

“你感冒了吗?”

千峻熙皱眉,觉得她最近身体真的太弱了,动不动就生病。

“嗯!发烧了,是不是很可怜!”

千可可软萌的撒着娇,感觉除了他之外,真没有谁会这么无条件的宠着自己。

想到这个,她的脑海中闪现过一个人来,但很快的,她便摇了摇头,那个男人对自己,从来不曾温柔,就算是拥抱相依,也是冷着一张脸,寒着一个表情。

“那看医生了吗?

吃过药了没有。”

千峻熙果然的紧张了,但就算这样,语气也是柔柔的,就好像很怕吓着她一般。

“没看医生,但吃过药了,现在好了很多,话说千俊熙,你肯定是我的良药,跟你打这么的一通电话之后,我竟然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

千可可吃吃的笑,告诉自己,偶尔也自私一下,对自己好一点。

千峻熙并没有因此而松了口气,反倒更担心起她之前的言论来。

“别做傻事,知道吗?

要随时保持联络。”

因为,她有过自杀史,所以,千峻熙对她,那是一万个不放心。

“好,我挂了,你也要保重,我妈那边,就拜托你了。”

千可可再次的叹息了声,所做的举动,真的很让人感到不安。

“嗯!再见!”

千峻熙答应了她,而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挂断。

雨离开别墅之后,直接的去了花家,有些东西,他必须的要证实一下。

“你怎么又来了。”

花宇宙好像特别的讨厌雨,每次看到他,都很来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次都碰到他有关,换一种说法,感觉还挺有缘的。

“抱歉,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会常常看见我。”

雨嘲弄一笑,然后跟他擦肩而过。

“你这是要认祖归宗了吗?

怎么,不舍得花家这一点财产啊!”

花宇宙跟在了他的后头,大声地问。

雨的脚步一顿,然后目光直射了过去,“你也说了,是一点,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当个乞丐。”

说完,继续的往前走去。

“不是,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怎么就当乞丐了。”

花宇宙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所以,才没有听得出对方的言外之意来。

show(pc_middle);

auzw.com

“有些话,自己估摸着理解就行,若真要说出个实情来,我怕你会自惭形秽。”

雨这话,并不是说他的金钱,已经足以跟汇智集团相并衡,而是他随便的一张卡,都能秒杀掉花家的所有持股人。

“等等,听你这口气,莫不是碰到了好人家,但不对啊!若是碰到了好人家,又怎么会回来跟我们分财产。”

花宇宙一边说,一边的摸头,有些的想不通。

雨的脚步,再度的一顿,然后一把的揪住了他的衣领,“再烦我信不信直接的把你给扔出去。”

“你,你要干嘛?”

花宇宙被他这么的一拎,瞬间的害怕了起来。

说白了,他也是一个怂人,只是叫得欢而已。

“警告你,少招惹我,否则我不介意,像踩死一只蚂蚁似的,把你给废了。”

说完,一个用力,把人给扔在了地上。

但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随之响起。

“知道恐吓他人,犯的什么罪吗?”

花雪若手拿着公文包出现,眸光,挑衅地看着雨。

“你们律师,不都讲求证据的吗?

在想定我罪之前,还请先把证据给我准备充足了再说。”

雨说完,径自的往里走去,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真的很招人恨。

但花雪若却勾了下唇角,然后邪气的一笑,看向了地上之人。

“不准备起来吗?”

可真够丢人的,三两下的功夫而已,便让他露出了自己的怂样。

“花雪若,你刚听见了吧!这混蛋有多嚣张,所以,你赶紧的找个理由,把他给送到牢里去,以免在这一直的蹦跶个没完。”

花宇宙气恼地道,身为花家的贵公子哥,还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怎样,他花燚雨,绝对是第一人。

“你以为法律是为花家开的,想怎样就怎样,不是我说你,花宇宙,你这样,断定成不了大气。”

花雪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花燚雨,存在着这么明显的恶意。

“那还是因为你太能干了,才盖过了我的锋芒。”

花宇宙小声的嘀咕,虽然说他在花家一向蛮横,但对于自己这个律师姐姐,还是挺敬畏的。

“闭嘴,我警告你,少给我惹事生非,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花雪若说着瞪了他一眼,然后跟着进了屋。

雨站在大厅中央,好像正等着谁。

“爷爷还没有出来吗?”

花雪若主动的跟他说话,表现得很是落落大方。

“他不是我爷爷。”

雨对此,好像特别的在意。

“切!你说不是就不是啊!白纸黑字可是写着的,你就是花家的血脉。”

花雪若说着甩了下头发,看着他的眼神,多了几分的嘲弄。

雨瞪了她一眼,但没有回呛,感觉这是除了花千语之外,第二个他看得比较顺眼的人了。

“干嘛瞪我,这可是实情。”

花雪若的脸上,一直的保持着微笑,笔挺的职业套装,让她看起来特别的干练清爽。

“问你一个问题,对于故意遗弃,法律上有什么条例可以制裁。”

雨笑了笑,但却是很冷的那一种。

“这个事情,因情况而定,怎么,你遇到这方面的困惑了吗?”

花雪若努了努嘴,在想,他这是什么意思,难得他觉得,自己当年的走失,是人为故意的吗?

那若真是这样的话,谁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呢?

“可以说,正面临着。”

雨说完这话,气息瞬间的冷凝,只见,老爷子正往他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