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277章 打动不了我

发布时间: 2019-08-11 00:06:37

“燚雨,你这是?”

老爷子看见他,很明显的愣了下。

“听说,你有东西要给我,所以,过来看看。”

顺便的,再旁敲侧击一下。

但后面这话,他并没有明说出来,而是在心底,默默地思虑着。

“哦!雪若,我让你拟的文件呢?

你给弄好没有。”

老爷子很是急切地问道,声线,感觉还有些的小激动。

“拟好了,不过爷爷,你确定吗?”

花雪若皱了下眉,感觉他这样,太过的不经考虑了。

“没有什么确不确定的,本来,这就是属于他的东西,我现在,只不过是让物归原主而已。”

老爷子说着轻叹了口气,估计是又想起了那鱼他无缘的儿子儿媳妇了吧!花雪若点了点头,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来,冲老爷子递了过去。

但老爷子却摆了摆手,“直接的给燚雨吧!”

连过目一下都不曾,可见对这个孙女,是信得过的。

“好。”

花雪若把文件,该由递给了雨。

雨勾唇一笑,伸手接了过来,然后打开看了看。

“这诚意,很足。”

语气,有着嘲讽的意味在。

“你别这样阴阳怪气的,爷爷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也不想想看,你手里所拿着的东西,有多少人抢着要。”

花雪若很是不满雨的态度,所以,眉宇皱了皱。

“其中,也包括你在内吗?”

雨这话,很明显的是在挑事情。

花雪若勾唇一笑,“我若是有那份心,现在也就没你什么事了。”

说完,冲老爷子娇嗔的了句,“是吧爷爷!”

“瞎说,你这丫头,就别添乱了。”

老爷子好像很顾存雨的感受,所以,说完这话的时候,不安的看了他一眼。

“我才没有添乱,谁让他这么不识好歹的。”

花雪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给雨,若不是说他比自己大的话,真想把他痛揍一顿。

问题是,得揍得过他再说。

当然,这一点她并不知情,所以,不知者无罪。

“燚雨,赶紧的签字吧!签完字之后,你便是最大的汇智最大的股东了。”

老爷子催促着,感觉很怕他会拒绝一般。

雨抖了抖手中的文件,“怎么,以为给我这东西了,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把该你的东西还给你而已,我已经替你保管了这么久,现在身体是一天比一天不行了,所以,不能再帮你看着了。”

老爷子说完长叹了口气,眼眶微微的泛红,给人一种饱含沧桑的悲凉感。

“该我的东西,你不会天真到,觉得给了我这些,便能抹杀掉自己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情吧!”

雨嘲弄的笑,虽然知道,他那段时间确实不在国内,但他现在,需要找一个缺口去发泄自己这些年以来的伤与痛。

“对不起!确实是我做得不够好,没有兼顾到你,才会让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的苦。”

老爷子说完,老泪纵横,这些年以来,他没有一天不自责的。

show(pc_middle);

auzw.com

如果自己当初,带着他一起出国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所以,一切都怪他,这一点,他真的不冤。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事情变成那样,你也不想的,怎么倒自责起来了。”

花雪若一边说,一边伸手去帮老爷子擦眼泪,完后瞪了雨一眼,“花燚雨,别以为你比我大我便不能教训你,爷爷就算有着再大的不是,你今天也不能把他老人家对你的一份好心给践踏在脚底下。”

“我有求他这般对我吗?

还不是因为他自知自己罪孽深重。”

雨的冷酷,原来,不只是针对千可可而已,他对每一个人都这样。

老爷子点了点头,“对,我确实罪孽深重,若不是让那两个孩子结婚,也就没了后面的一连串悲剧,所以,雪若,别责怪他,他说的一切,都没有错,我就是罪有应得。”

“爷爷,那是大伯跟大伯母他们走不出自我禁锢的牢笼,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关于那两人的故事,花雪若多少的听过一些。

在她看来,商业联姻固然可恶,但可悲的是,他们不懂得调节自己的心态,做事太过的极端,只顾着自己,不曾为他人做出考虑,说白一点,那就是自私的表现,因为他们只爱自己,不曾爱过他人,否则怎么会不顾自己的孩子死活,只在乎自己心底的伤痛。

“雪若,别再说了。”

老爷子大吼一声,关于过往,他不想去追责谁对谁错,只是觉得,身为父母,没有让自己的孩子过得幸福,那就是罪大恶极的事情。

可惜的是,当年的他,并没有感悟到这一点,直到失去了,才恍然大悟过来。

“爷爷。”

花雪若娇嗔了下,很是不明白,老爷子干嘛对雨这么的低声下气,又不是他老人家把他给弄丢的。

雨拍了拍手,“好一出煽情的戏码,可惜的是,打动不了我。”

“知道,你冷血,你铁石心肠嘛!”

花雪若没好气地反讽回去。

把自己之前对他产生的那一种好感,给如数的收了回来,什么堂哥,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混球。

“文件,我会看,但接不接受,我还没决定。”

雨说完,目光不着痕迹的往某个地方扫了眼,然后露出了邪恶的笑。

“不管你接不接受,这股份,那都是你的。”

老爷子看着他,很是认真地道。

“那可不见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给盗走了。”

雨说完,故意的甩了甩文件,然后看了看在场的两人。

花雪若瞪了他一眼,“你看我干嘛?

莫非把我当贼了不成。”

“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才行。”

说完,努了努嘴,然后转身离开。

“爷爷,你看他。”

花雪若被气得不轻,这都什么人啊!老爷子这么的为他着想,可他呢?

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在那阴阳怪气的惹人烦。

“雪若,他说的,其实不无道理,当年,他的失踪,怎么看都很有问题,所以,他会这么气愤,也情有可原。”

老爷子说着长叹了口气,真的不愿去相信,自己的亲人,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要积极的去面对才行,否则,只会更让他寒心而已。

“那爷爷,依你的意思,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花雪若在问这一句话的时候,心底有着微微的不安,就怕这事,回跟自己的父母有关,那将会让她很无地自容,尤其是在花燚雨的面前。

“唉!这个,不太好说啊!”

老爷子大叹了声,其实他的心底,早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方便说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