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八章 老板魔爪

发布时间: 2019-08-13 00:19:24

    张丽低头道歉,鞠了一躬,老板顺势把手放在张丽的肩膀上,在肩膀的某一处并没有衣服的包裹,张丽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有一股温热的压力,知道是老板的手。

    张丽感觉这样很不好,很想要拒绝的,可是是她让人家夫妻不和,还亏损了那么多钱,人家老板还没有责怪她。

    她怎么能够说出口呢?再说了老板对她肯定也没有那个意思,是自己想多了。

    “老板,真的对不起,要不然我去给嫂子道歉。”张丽快要哭了,她家很穷,没有钱赔的。

    老板深深的叹了一口起,手没有拿开,而是把自己的中指伸进了那个破洞,张丽感觉到皮肤一阵颤栗,连忙走开。

    “小丽,对不起呀!我太悲伤了,刚才就是想要找人倾诉一下,耽误你时间了。”老板有些悲伤的道。

    张丽有怀疑是不是刚才自己感觉错了,老板对自己只是正确关系,他只是被过度了。又不想要离婚。

    张丽体贴的安慰道:“老板真是对不起,有什么需要你就尽管说,我是绝对没有二话的,嫂子那边我会去解释,求她的原谅。”

    老板悠悠得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一脸苦笑的看着张丽,显得特别的狼狈。

    老板像是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小丽,我知道,你肯定是也是很难过很伤心,那边我还是有办法的,你就不要参合,只是我这几天实在是睡不着,你嫂子也回娘家了。”

    “啊!那怎么办?”张丽问道。

    “我知道孤男寡女在一起不是很好。”老板偷瞄了一样张丽,看见张丽两只手交叉在一起,知道张丽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想问你晚上能不能陪我聊天,我找一家咖啡馆,你知道我不抽烟的,但是最近这这天抽的很凶。”老板的样子很可怜。

    张丽开始被老板那些话说的很不好意,于是道:“没有问题,就是通宵都没有问题。”

    张丽走后,老板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把刚才碰了张丽的那一只手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闻了一下,像是虔诚的信徒一样,陶醉的说道:“真香,茉莉的味道,张丽,你今天晚上就是我的了。”

    本来就秃头的老板,随着剧烈的狂笑,头上那稀疏的头发也在你不停的颤抖。

    老板因为顾忌江平,所以这些举动都是在暗处,江平并没有看见,一直在吃的东西,等着张丽的到来。

    看见了款款的身影,江平从来都没有觉得一个女人能够让自己这么的着迷,而是这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想要尝试。

    “你坐下来陪我吃饭怎么样?”江平问道。

    “不要,我还有工作,这是你点的菜,应该没有了。”张丽把菜端到桌子上面。

    江平看见桌子上面突然出现一只白嫩的手腕,不自觉的抓了上去,力道大的张丽根本就挣脱不开。

    “那你下班了之后能不能陪我喝一杯酒,我最近有点烦躁。”江平道。

    “你弄疼了我了,放手好不好,放手呀!”张丽一直压抑自己的声音,不想要把别人给吵到。

    江平悠悠的放开张丽的手,他不喜欢强迫别人,算什么事情,说道:“你去不去。”

    “江平你这样很不礼貌,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救了我爸爸我就要以身相许,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还有,我告诉你,我今天晚会上有约了,你还是花你的臭钱找别人吧!”

    江平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压根就没有指望白静会答应,但是没有想到听到这样的答案,一时有些恼火。

    不过迅速的冷静下来了,有约,和谁?吃完饭之后江平走出餐馆,没有再找张丽说话,他不是死皮赖脸的,人家要是不喜欢他他也不会强求的,可是有约。

    他们是晚上十一点下班,下班之后和谁有约呢?这么晚张丽会不会有威胁呢?江平本着保护女孩子的想法决定今天晚上牺牲睡觉了时间了,在餐馆的旁边找了一个地方呆着。

    晚上十一点,街上还是有很多人,有醉了酒的女人,也有醉了酒的男人,男人和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江平盯着餐馆,最后看见别人都出来了,可是就是没有见到张丽,也没有见到老板,难不成老板把……

    江平正想要进去找人的,张丽和老板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出来,江平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张丽街边等着,不一会,一辆奔驰停在她的老板,老板那几根稀疏的头发显得特别的耀阳,殷勤帮张丽开了门,张丽进去的时候身子一缩,老板低头像是捕捉到了什么。

    江平握紧了拳头,很想要冲出去,朝那个老板脸上打一圈,但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张丽是个善良的人,而且并不知道老板的正面目,要是自己这样贸然的冲上去打人估计结果会糟糕。

    江平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在奔驰的后面,跟了有三十来分钟,看见张丽和老板走进了一家咖啡厅,正好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江平可以看见,两人的举动,所以没有跟着进去。

    开始一个小时两个人也是正常的聊天,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出租车司机催促道:“兄弟,你到底下不下车,我还要拉别的客人,还要养家糊口,你……”

    司机还没有说话,江平道:“这车我包了,今天晚上我出打表双倍的价钱,你在这等着不比在路上开出租的好吗?”

    “那感情好。”司机高兴的道,又过了一个小时,两个人看起来还聊的挺欢的,司机的呼噜打得震天响,江平也有点累了,看了一下表,十二点多了,突然一个喷嚏把前面的司机给吵醒了。

    “啊呀!”司机的头好像是扭到了,一直在嗷嗷叫,好像撞得还不轻,“妈呀!我的头,痛死了,我这个脊椎是真的熬不了夜呀!要不然连命都别想要了,罢了罢了,这钱我还是不赚了。”

    江平刚看待老板将他的魔爪伸向张丽,在头发上找什么东西,就听见司机赶他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