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医院

发布时间: 2019-08-13 00:19:27

    江平抱出副驾驶坐的张丽回到了出租车上,他发现张丽很不正常,浑身都发烫,这让他想起来被金雅琳下药的时候也是浑身发烫,没有在直觉,这让他异常的恼怒,恨不得弄死老板,简直就是个人渣。

    “张丽,你醒醒,你醒醒。”江平叫道,可是张丽没有丝毫的放应,还是一直想要脱自己的衣服,江平一直用手帮她把衣服穿好,可是张丽却握住他的手放在哪个高耸的地方。

    这让他感觉某个地方快要充血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中间,凸出了一个蒙古包。

    张丽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可是说是挂在了江平的身上,江平很想要拒绝的,可是张丽的力气出奇的大得很,让江平有些挣脱不来,江平有一丝恍惚了,也有一丝的犹豫。

    他是很喜欢张丽。可以说张丽是他上辈子,这辈子最喜欢的一个人女孩子,也是唯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他也是男人,也是人。当然会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而且张丽此时看起来也挺需要的他的,可是江平又想到上一次自己被金雅琳强行的上了之后他就十分的厌恶这样的行为。

    这让江平异常的纠结,张丽的一直就不老实,处处点火,江平的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兄弟去哪?这是你女朋友吧!要我说,女人还是尊重她的一点比较好。”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的明明白白的。

    “嗯,,去医院,麻烦你了,弄得这么晚,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双倍的价钱,白天的时候就可以休息了一下了。”江平体贴的说道开夜车很不容易,他自己不就是开夜车出事的吗?

    “兄弟,这是说哪里的话,你放心,你治好了我,就不要钱。”司机摆了摆手很大放的说道。

    司机车一路上发出一阵很奇怪的声音达到了仁爱医院,江平做完了所有的事情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张丽也完好无损的躺在病床上,只是身体有点虚弱。

    江平有点累了,是真的很累,他已经很久没有熬夜了,突然有点心痛当初那个总是熬夜的自己了。

    让江平很感动的是司机居然也没有走,陪着江平,这让江平感到心里面暖暖的。

    “抽一支吗?”司机掏出一包红狼的烟。

    “我不抽烟。”江平道,他是真的不会抽烟,一来是父母管得严,二来是他开始也不怎么感兴趣。

    “是嫌弃便宜吗?这烟是不贵,才十几块钱,我们这种人能抽的起这样的烟算是好的啦!”司机一边笑一边说,他发现这个司机脾气很好,一直都是笑着的,难道生活的很如意吗?

    “不是,就是不会。”江平答,他想起开始张丽在自己身上乱碰,一股无名的火又冒了出来。

    “不会,不会好呀!”司机真准备把收回的时候江平阻止了,司机笑了笑,问道:“不是不会?”

    “不会可以学,我很聪明的,而且我也买的起贵的到时候给你抽贵的,跟我混,准没有错。”司机抽出一根递给了江平,笑着道:“那倒不用了,抽惯了便宜的,贵的反而觉得不好。”

    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一种生活的愉悦感让江平也觉得很放松,很享受,刁起烟头,朝火光凑了过去,两个人都在在走廊上,都没有说话,听着播报机在播报几床碧病房又要换药了,后仰着头,靠在墙壁上。

    此时的江平什么都没有想,因为他没有力气了,可就是觉得这一刻十分的美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时候江平是被熏醒的,垃圾实在是太臭了,打扫的阿姨实在是很敬业,才五点多。

    昨晚已经和江父江母说了,所以不用担心他们着急,起身的时候,发现一张小纸条:“兄弟,我想回家了,中午的时候我叫我老婆好吃的带给你们。”

    字七七歪歪的,江平嘴角微翘,这人不错,他决定收了。推开病房门,张丽还在熟睡,似乎梦到什么不愉快的了,喘气声很重,江平走了过去,拉住她的手。

    说道:“别怕,一切都过去了。别怕,有我在,我不会放过他的。”江平的安抚让张丽渐渐的冷静下来了。

    电话声响起,打破了这短暂的温馨,不是江平的,是张丽的,床上的张丽睁开眼睛,发现有两只眼睛在盯着自己,以为是鬼,想要逃走的时候,一股蛮力把她给扯了回来。

    江平以为张丽要跌到,就顺势一拉,没有想到张丽直接倒在他的胸口上,张丽和江平都愣了神,江平感觉到了张丽头上的温热和自己胸口上的温度想融合。

    “你干嘛?”江平早就放应过来了,真是很享受,不愿意动,张丽就不行了,很害羞,想要离开。

    江平哪里会让,还不容易才救到手的,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双臂用力,把张丽紧紧的抱紧。

    “哎,你太用力了。”张丽害羞道,可是头却是一个劲的往江平的身上钻。

    “不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吗?”江平问道。

    “谢谢你昨天没有那个……我真得很谢谢,老板,我真得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那样……要是真的,我都没有脸活下去了。”张丽愧疚说道。

    她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误会江平了,江平才是正人君子,看见自己那副模样都没有动自己,这样的男人真是优秀。

    可是就算江平真的有做那样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应该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是为了救自己。

    “我都说了你们老板不怀好意,可是你就是不听。”江平教训道,“人家哪里知道,再说了我欠他那么多钱,我能怎么办。”张丽狡辩。江平干脆了不说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结果。

    他本想就这么静静的抱着的,可是张丽并不老实,一张把嘴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江平嫌烦,直接盖了上去,嘴上温热的触感让张丽彻底的害怕了。

    想要逃离,江平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修长的右手抚上后脑,往前一带,正想要加深的时候。

    一群人推门进来。

    “查房。”护士道。

    “我说你们大早上这是干嘛?病人昨天那种情况你也可以不用送来医院的吗?”江平转过头,齐健的瞳孔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