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263章 芒果说我认识她

发布时间: 2019-07-08 00:27:09

    谈完了事情,几个人又说了一些闲话,出来的时候,天色都有些暗了。

    在回去的路上,接到芒果的电话。

    “姐夫,你在哪?”芒果问。

    “我在回去的路上呢,有事儿吗?”

    “梅处长要你现在去见那个人,有时间吗?”

    慧慧这时问我:“见什么人?”

    “上次芒果带着梅处长来家里,说上次抓住的三个特工中,有一个说认识我,要见我一面。梅处长就想让我过去,见见那个人?”

    “哦。那你去吧。”慧慧说。

    我又拿起电话,对芒果说:“有时间。”

    “好,我在家等你。”芒果挂了电话。

    当我和慧慧回到家时,看到芒果站在楼下等着我们,见到慧慧,说:“慧姐,把你老公借用一下,保证完好无损的送回。”

    慧慧捏了一下她的脸,说:“他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芒果说了声再见,就拉着我上了车。

    一咱向郊区开去。

    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芒果停了下来,对我说:“姐夫。”说着,嘴巴就凑了过来。我亲了她一下,问:“你怎么了?”

    芒果的手伸进我的裤子里,说:“姐夫弄我,弄我嘴里。一会儿见了梅处长,他又要欺负我。不如我调戏他一下,你先弄我在嘴里,嘻嘻。”说完,芒果坏笑了两声,开始解开我的裤子。

    解开裤子,芒果亲了上去。我按着芒果的头,随着我的节拍,不停地低头抬头。

    当我的大宝贝大得不能再大的时候,芒果坐了上去。她穿的裙子,衣服也没脱,把内裤拉到一侧,就送了进去。

    芒果好象很紧张,“姐会,快……嗯……点儿,万一有人……人来看到我就不好了。”

    “看你什么不好。”我故意调戏着她。

    “看到芒果在做爱……爱……啊……芒果会害羞……羞的。”说着,自己拼命的上上下下运动。

    在我的巨烈冲击下,就在芒果的嘴里发射了。

    芒果没有吐出来,全部吞了下去。

    然后接着开车,来到了梅处长那儿。

    在郊外一所没有任何标识的房子前,梅处长已经在等我们了。

    梅处长见到我们,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就领着我们进了一个小房间。

    和上次那个监狱的房间格局差不多,中间一块玻璃隔开。

    梅处长说:“杨总,您先这里等一下,人一会儿就到。您和她单独会见,我们在监控里看着你们。”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梅处长就退出了门外。

    没过一会儿,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被带到了对面。

    “杨大哥,求求你,救救我。”那个女人叫着。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在脑子里确实没有她,完全不认识。

    “你怎么能不认识我?我们以前……杨大哥,你想不起来我了吗?”

    “他们说我在医院躺了四年,出来就失忆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想让你帮帮我,救我出去?我不想呆在这儿,求求你,救救我吧。”

    “我没办法,我现在只是一个失了忆的傻子。”我无可奈何地说。

    “那你帮帮忙,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单间,我不想和她们一起住了,她们老打我,折磨我,我快受不了了。”

    “那我试试吧。”我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在对面的监控室里,找到了梅处长,还有芒果。

    芒果的头发有些乱,估计刚才在这里浪漫了一下。

    梅处长说:“杨总,我们都听到看到了。我今天就给她安排一个单间。我们觉得她应当掌握一些材料,您要是有空,多来见见她,打一个人的内心,是个长期的过程。”

    “恩。只要您这边有需要,我一定随叫随到。”我说。

    和梅处长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后,芒果就带着我出来了。

    一上车,芒果的裙子就露了馅儿。她的内裤好象被人脱走了,露出隐隐约约的黑森林。芒果脸一红,说:“姐夫,别老盯着人家看。对了,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我以前真的认识她?”我问芒果。

    “何止认识。她叫小莹,是你创业初期的合作伙伴,慧慧酒楼的店长。你、我还有慧姐,都和她有过性。不仅如此,当时我我们发现她是何派的钱人,目标就是你和慧姐,和你们玩一些刺激的性游戏,使你们变成眼里只有性的神经病。不过,好在被我们的线人发现,极时阻止了她。只是不明白,她什么时候成了小英子的人。”芒果说着。

    我听了后,大吃一惊。性游戏?眼里只有性的怪物?

    一路上,芒果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说她在做事方面,真的可以,能力强,办事稳妥。如果不是跟错了人,现在至少是个经理级别的职员。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馨馨慧慧在客厅看电视,杨杨已经睡着了。

    慧慧问我怎么样。

    我就把小莹的事情说一遍。

    慧慧说:“以前她就那么坏,现在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只是苦了她的孩子了。”

    “是不是那个总是带你们玩性游戏的那个?”馨馨在一旁插了一句。

    “对,就是她。”慧慧停了一下,接着说:“不过,说到性游戏,她的点子真不错。”

    说完,开始用坏坏的眼神看着我们。笑了笑,说:“你们两个,脱光衣服,快。”

    馨馨有些放不开,说:“慧慧别闹了。”可是当慧慧过去脱她衣服的时候,她却没有拒绝,反而配合地,把自己变成一丝不挂。

    接着,慧慧拉着赤裸的我们,走出了家门。

    来到芒果家门前,慧慧小声说:“姐,去亲你老公的臭东西。”

    馨馨很听话,蹲下去就在我的宝贝上,又是亲又是吻,弄得我快感十足。

    当我变得又大又插的时候,慧慧让馨馨趴在芒果的门上,让我从后进入馨馨的身体。

    “慧慧,要是芒果出来了怎么办?”馨馨咒着眉头说。

    “嗯,等一下。”慧慧说着,不知道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馨馨的胸脯上写着:“馨婊子接客中”

    然后说:“姐,你小声一点儿,没事儿的。”

    但同时,又向我使眼色,让我用力的在馨馨身体里,进进出出。

    馨馨受不了了,开始大声的呻吟。

    “慧慧……老公……要是芒果出来怎么办……办……啊……别那么用力……力……嗯……”馨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呻吟声了。

    这时,慧慧敲了敲芒果的门,大声叫芒果出来。

    馨馨一听急了,就要停下来往回跑。

    慧慧拉住她,把她按在墙上,接着让我做没有完成的事情。

    当芒果开门的时候,看着馨馨胸口上的字:馨婊子接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