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266章 当众调戏市委书记夫人

发布时间: 2019-07-08 00:29:01

    吃完了饭,大家闲聊了一会儿。看时间不早了,我起身告辞。

    李小婷说要送送我,顺便走走。李书记跟着说了一句:“瑶,你也一起去吧,你们年轻人有话聊。”

    心里想,是不是又派人监视我和李小婷来着?

    三个人出了门,走出几十米,李小婷就过来捥着我的手,说:“老公,告诉你一件事儿,我爸挺喜欢你的。”

    我还没张嘴,一旁的二瑶说:“行了,他是不会和徐慧离婚的,喜欢有什么用。”

    李小婷嘟着嘴,说:“有你这样当妈的吗,什么事儿都往坏处想。我又没说要嫁给他,我给他当小三不行啊,哼。”

    二瑶大笑了起来,说李小婷花痴。

    正说笑呢,突然有人叫我:“姐夫。”徐明明的声音。

    “我说你怎么不来我的饭局,原来在这里泡上李董了,还这么亲热。”徐明明一身酒气,不怀好意地说。

    “一边儿去,没空理你。”我一把将他推开。

    李小婷依在我怀里,斗气着说:“是啊,他一直在泡我,你有意见?”

    徐明明看了看我,又看了一下身边的二瑶,走了过来,摸了一下她的脸,发酒疯似地说:“哟,还有一个骚婊子。”

    二瑶顿时脸色就变了。

    我冲过去,就是一拳,将他打倒在地,然后接着用力的踹了他几脚,最后一只脚踩在他脸上,说:“你小子发什么神经,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

    徐明明还嘴硬着说:“她就是个婊子,还有,李小婷也是个贱货,烂货。”

    我一听顿时火就上来了,对着他又是一顿毒打。

    等打累了,对她们说:“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打电话让人把他弄回去。”

    二瑶不干,说:“我们在这儿陪你吧。”说完,在旁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看着地上踹着粗气,嘴角流血的徐明明。

    我给芒果打电话,她现在是徐家的小组长,这事儿应当找她。

    “姐夫,你不是去李小婷她们家吃饭了吗?找我干嘛?”

    “是这样,刚才在路上遇到徐明明,她当众调戏二瑶,我就把他打了一顿,你看能不能派个车把他弄走。”

    “什么?”芒果一听就脾气就上来了,说:“他调戏市委书记的夫人?妈的,自己想死,还拉我们整个徐家垫背。你们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我说不清楚这是哪,就把电话给了李小婷。李小婷说了这个地方的地址,挂了电话,就坐在我的大腿上,用脚踢了踢徐明明,说:“喂,死了没?”

    徐明明抬头看着我们。

    我抱着李小婷,在她的身体上抚摸,手在衣服外面摸着她的双峰。李小婷接着说:“看到没,他就是在泡我,关你什么事儿?”

    说着,还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婊子,全他妈是婊子……”还没等说完,二瑶走过去,对着他的下身,猛踢了几脚,疼得捂着下面,在地上不停地叫。

    我以为来的只有芒果一个人,不想,慧慧也来了,还有岳队长。

    慧慧和芒果走过来,也不管地上的徐明明,对二瑶说:“对不起,都是我们没有管好人了。这里是一点儿小意思,要不,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说着,递给二瑶一张支票。

    二瑶笑了笑,说:“大乃慧,我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不用这个。不过,我能不能提个要求,你们徐家把他调离本市吧,我不想再看到他。”

    芒果当时就说:“没问题,立即让他走人。二瑶姐,你就别生气了。”

    二瑶拍了拍芒果的脸,说:“没事儿的芒果,过去了。听说你现在是徐家的小姐长,好好干,肩上的担子可不轻。”

    芒果说了好几句谢谢,确定二瑶没生气,才把徐明明弄上车。

    二瑶把慧慧拉到一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然后,才与她们分别。

    上了车,岳队长开着车,我坐在前面,他们三人坐在后座。

    慧慧说:“二瑶刚才说,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再提,就当没发生过。还有,徐明明必须走。”

    徐明明好象清醒了一些,对慧慧说:“慧姐,刚才看到李小婷和你老公……”还没说完,就听到芒果打了她一耳光,大声说:“有你什么事儿?”

    他又转过头来对芒果说:“我跟你讲,我发现那个女人被我玩儿过……”他这一说,把我也给吓着了,回头看着他。

    芒果从身上拿出手枪,就是几枪托,砸在他头上,一边砸,一边说:“没听慧姐说,这事儿不许再提,你还说。”说着,又打了几下。

    慧慧坐在一边,也懒得理他,更没阻止,说:“幸好我们和二瑶关系好,不然这次麻烦可就大了。”

    显然芒果气还没出完,生气地说:“从你账上划走两千万,买个教训。岳总监,今天他睡你们保安室,任何人不许见他。”

    岳队长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一车人,也都没再说话。

    回到家,馨馨坐在沙发上在等我们,见我们回来,问情况怎么样了。慧慧叹了口气,说:“唉,明明以前上学时挺好的,怎么现在这么不是东西?居然去调戏二瑶,想想就生气。”

    “二瑶没生气吧?”馨馨问。

    “还好,只是说要把徐明明调瞳,别留在本市。”

    “是该让他走,他就不应该来。”

    我过去抱着慧慧,说:“天也不早了,都休息吧。”

    慧慧笑了笑,说:“老公帮我洗澡,走吧。”

    说完,我拉着慧慧来到浴室。

    调好水温,开始帮慧慧脱衣服,然后开始用心地帮她洗澡。我问慧慧,“徐明明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二瑶?”

    慧慧说:“以前明明还没毕业的时候,那时二瑶还不认识李书记。有一段时间,二瑶和明明呆在一起,后来,明明给了二瑶十万块钱,就结束了。”

    “真的?这有这么一段?不过,就算是这样,人家现在是市委书记的老婆,这事儿就别再提了,唉,还调戏人家,这要是万一李书记发起脾气来,事儿就麻烦了。”

    “你知道啊?”慧慧轻轻在我头上打了一下,“你以前也没少上人家?明明怎么说还给了十万,你可一分钱没给。”

    我一下子惊住了,问:“不会吧。要是这样,李书记怎么还没干掉我?”

    “估计没有人敢跟她说吧。知道这事儿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李小婷,李大晶,她们谁说这个干嘛,找不自在。”

    “哦。”我哦了一声,开始给她在黑森林那里打沐浴露。

    一碰她那里,慧慧就开始呻吟了起来,“嗯——老公,亲亲我那里……”

    我亲了上去,在她黑森林那里,轻轻的吻着。“老公真会亲,好舒服,比二瑶亲得舒服多了。”

    “二瑶也亲你过你的?”我停了一下,说着。

    “亲过,二瑶以是我的女人。”慧慧没羞没臊地承认了。

    在浴室里亲热了一翻,两个人擦干了身体,都一丝不挂的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