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280章 小狗?徐明明?

发布时间: 2019-07-08 00:37:55

    程红玲开着车,并没有去餐厅,而是回到了她的家。

    她的家也蛮好的,四室两厅,装修也很不错。家里随处都是她和她老公的照片,大的小的。但都摆放得恰到好处,有种特别温馨的感。

    程红玲简单的做了几个菜,前后不到半小时,就做好了。

    “对了,你老公是做什么的,看起来蛮帅的。”一边吃,一边问。

    “海员。出去一次至少半年回来,烦死我了。照这样,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小宝宝。”

    程红玲叫我快吃,说食不言,吃饭的时候,别那么多话。

    两个人吃完了,程红玲脸有些红了。从包里翻出一盒安全套递给我,对我点了点头。

    我接过安全套,把她抱在怀里,开始吻她,亲她的脸、胸。

    程红玲让我亲了一会儿,把我拉到卧室,她倒在床上,任由我“调戏”着她。

    当我进去的时候,她呻吟了,红着脸问我:“是我的紧一点儿,还是李董的?”

    “好象是你的。”说真的,确实是她的紧一些。

    “嗯,那当然了。你和李懂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而我,到现在,不到五十次。”

    “真的?”我有点儿不敢相信。

    “真的。我就两个男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老公。刚被你破掉,你就躺了四年,闷死我了。”说着,程红玲开始象发疯一样,拼命的地叫着。

    我也越来越用力,不停地在她身体里面用力。当然低头看看时,看见安全套有已经有一些血迹了。

    “舒服吗?”我问她。

    “嗯……舒服……啊……难怪那……那么多女人……愿意让你玩弄……啊……”程红玲不停地呻吟着,不停的叫着。

    最后终于发射出来,两个人躺在床上,紧紧抱着,不停的喘粗气。

    “你知道吗?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爱,以前都是你强奸我的。”程红玲在我怀里,微笑着说。

    “你第一次也是我强奸你的?”我问她。

    “是啊。那次我把你打个半死,哈哈。”

    “真的?”我有点儿不敢相信,程红玲身手那么好,没打死我,真的是我祖上烧高香了。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我不生气,就是当时有点儿失落,自己的第一次,交到你手上了,有点儿可惜。”

    我紧紧抱着她,说了句对不起。

    程红玲此时象个小女生,全然没有了在办公室的那种女王气质。

    我们两个人,一直睡到天黑,程红玲才让我回家。中间又来了一次,我走的时候,她来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不想起来,让我一个人走的。

    第二天,慧慧就让我别去公司了,说李书记的夫人找我们,中午就去她那儿。

    我嗯了一声,一上午就在家里,陪着她们两姐妹,看电视,然后,和馨馨上演活春宫给慧慧看。

    中午,慧慧叫来程红玲开车,带着我和慧慧,一起去了一个小区。那是一个普通的小区,也是一个普通住房。到了地方后,程红玲在车上等着我们,我和慧慧上了楼。

    开门的是李书记的夫人,二瑶。

    二瑶一见到慧慧,又抱到了一起,说:“大乃慧,想死我了。”

    慧慧也跟着说了一些想念的话。然后问:“你把我们两个这么急的召过来,有什么事儿?”

    二瑶一笑,对里面说了一句:“出来吧。”

    从里面出一出来一个人,不是走,而是爬。那是一个男人,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爬到二瑶身边的时候,二瑶把脚放在了她的背上,说:“抬起头。”

    当那个男人抬起头的时候,我和慧慧都惊住了。这个人是徐明明,五叔的儿子,慧慧的小堂弟。

    “明明,你怎么在这儿?你这是……”慧慧惊讶地说道。

    同样大吃一惊的我,呆呆地看着他。

    二瑶笑了笑,说:“这个以前曾经是我的男人,而现在,是我的一条狗,而且还是他自愿回来当狗的,我可没逼他。”

    慧慧问:“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个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二瑶说:“我还是先告诉你第一件事吧。当初他让我走,就是因为有了新欢,田纤娜。田纤娜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同样是十万块钱,把她打发走了。到后来,机缘巧合之下,田纤娜成为了他的后妈。可是,你知道他们的关系从来没断过,而且,在外人看来,他爸爸的女儿,也就是他妹妹,实际上是他的种。”

    “嗯——”说到这儿,徐明明大声的发出了这个声音,但却没有说话。

    二瑶一脚踢过去,大声吼道:“叫什么叫,自己做的事情,还不能说了是吧?”

    只见徐明明乖了起来,圈着身子,躺子桌角下。

    我说:“不会吧,搞自己爸爸的女人?还生了孩子?”

    慧慧也问:“那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些都是真的,不用怀疑。”二瑶对我说,接着又回答慧慧的问题:“其实,得知那天你们把他送走,我也感觉不会再见到他了。可谁知,第二天,我就在小区附近遇到他了。我刚要对他发脾气,他突然跪了下来,说要给我当狗,说只要能留下来,做什么都可以。我一听,觉得挺新鲜的,结果,就是这样子了。”

    我问:“如果他又发神经,调戏你怎么办?”

    二瑶笑了笑,说:“你当我傻呀,这个当然想到了。我的保安现在就在房间里玩游戏,他要是敢有一点儿想法,嘻嘻。况且,现在他也不敢。”二瑶说完,又对地上的徐明明说:“过来,我不打你,你摸摸我的胸。”

    徐明明听了,吓得赶紧往后躲,最后竟然爬着就走开了。

    慧慧抱着二瑶,说:“二瑶,这样我都有点儿心酸了,要不你放了他吧。”

    “我让你来,就是这个意思。让你把他带走,我听说田纤娜的事情,你们家五叔太过于冷漠,其实,是在找他,估计他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

    “谢谢你,二瑶。”慧慧抱着她说。

    “我们多少年的好朋友了,还说什么谢谢。还有你老公,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认识我们家老李。”

    “这有我什么事儿?”我不解地问。我总不可能以前还是个媒婆吧?

    慧慧白了我一眼,说:“别理他,他现在就是一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傻瓜。”

    “别这么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家婷婷可是蛮喜欢他的,你要是不要,婷婷非得高兴死。”

    慧慧马上抱紧我,说:“那可不行。我可不想我孩子没出生,爸爸就被拐跑了。”

    二瑶笑了出来,哈哈地大笑。

    她们两个人说了些八卦。然后,二瑶叫出房间里的保安,吩咐他们把象狗一样的徐明明拉下楼去,放在车上,一会儿跟着慧慧的车一起送走。

    两个保安应了一声,拉着徐明明下楼去了。临出门的时候,徐明明还大声汪汪乱叫,似乎还不舍得。

    等他们走了以后,二瑶小声对我们说:“市府那块地过段时间就公开拍卖了,你们也做好准备,特别是公司尽快成立和资金的到位。”

    我和慧慧都点了点头,说尽快办理。

    谢过了二瑶,我和慧慧就告辞了。下了楼,看到那两个保安弄了辆车,在车上面等着我们。

    我们走过去,和他们说跟着我们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