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300章 杀人失败

发布时间: 2019-07-08 00:51:23

    到了医院门口,刚下车,就被四五个人围了上来,全都不认识。其中一个人说:“兄弟,我们老板请你过去说几句话,跟我们走一趟。”说完,拉开外套,露出衣服里的手枪。

    我知道不能和他们硬拼,不能乱来。找了个借口说:“等一下,我和我的小情人交待一下。”

    说着,把林越婧拉到一边,小声说:“联系芒果,说404医院门口。然后打电话给表姐,说天龙地虎医院门口。”

    这些都是设定好的暗号,徐家404表示情况万分危急,带人带武器来支援。李家的天龙地虎也同样,但不同的是天龙代表官方,意思是带警察过来,地虎是指李家的保镖保安。医院门口代表地点。

    林越婧嗯了一声,拿出手机背着他们联络。而我配合的从背后抱着她,摸着她的脸,替她打掩护。

    消息发出去以后,我转过头,说:“走吧。”

    “等等,这么漂亮的小情人,也跟着一起去吧,免得你耍花样。”那个人说着。

    说着,拉着我们两个,朝一旁走去。出了医院大门,也就几十米,停着一辆加长版的豪车。

    被他们推上车后,里面坐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上次见面的下任市委书记。

    “是你?又找我干嘛?”我问他。

    “有点小事。我的人不小心把你们徐家的三小姐打伤了,现在人被抓了进去。我知道你和李家熟,想通过你想想办法,把人弄出来。”

    “别闹了。上次的事情,李书记可恨死我了,关在他那里好几天,天天挨打,差点没把我给阉了。”

    “别当我不知道。”他笑了笑,接着说:“你和李书记的侄女李小婷关系不错,听说她还是你的小三。通过她,我相信没问题,知道你现在日子过得苦,我给你两千万,怎么样?”

    “哼。”我不屑的哼了一声,冷声说:“两千万,那就没什么好谈了,我看不上。”接着对身边的林越婧说:“你把手机银行打开,让这位新任市委书记看看,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

    其实,那都是新公司的启动资金,估计账上还有个四五千万。

    林越婧把手机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说:“还余下四千八百万,不太多了,下个月要给钱了。”林越婧配合着说。

    “想不到啊兄弟,从医院出来才多长时间,就捞了那么多钱。既然兄弟你开了口,好吧,两个亿,把哥哥把这事儿办成。”

    我把银行卡给他,说:“什么人,这么重要?”我想套套他的话。

    他笑了笑,扶了一下眼镜儿,说:“那你就别管了,年轻气盛不懂事。我知道现在本市的司法系统牢牢地被李书记捏在手里,特别是他的女儿李大晶,听说她就要任职副市长兼职副检察长,说不定她一句话就能搞定了。”

    说完,他朝旁边的人做了一个手势。那个人拿着我的银行卡,在手机上操作着。

    没多久,把银行卡还给了我。

    “好了,两亿到账,我的事情你多费心了。”

    我把银行卡交给林越婧,说:“查一下,密码你知道。”

    然后又问他:“你们为什么要搞三小姐的人?”其实我是在拖延时间,是想给李家和徐家更多的时间,让他们人员赶快到位。

    “哦。我想让徐家和我合作,抛开李家。你也知道,李书记快要退居二线了,和我合作才是明智之举。可你们三小姐一根筯,非要和李家绑在一起。原本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谁知道她是个练家子,和我的兄弟打起来了。然后招来了徐家的保安,警察,结果我的兄弟全被抓了进去。”

    林越婧这时候说:“没错,两亿,看来下个月你要多给我钱了。”

    我笑了笑,说:“好,没问题。”然后转头对他说:“不行啊。徐家向来一致对外,不好办啊。”

    “哈哈。我查过了,你是当初被买进徐家的,在徐家象条狗一样。现在三小姐进了医院,徐家组长的位置说不定就是你的,不是更好?然后,你再和我合作,我保证你用得起十个小情人。”

    “你可能不太了解徐家,谁要是敢得罪徐家,徐家就会拼了命的报复,管你什么书记也好,市长也罢,照样象疯狗一样的咬。以前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但听徐家人说,有一次本市的公安局长拿了我大姨子的几张裸照,最后结果怎么样?听说被人弄死在这家医院。想必这事儿你也听说过吧。”

    “小子,你说什么,你不想活了吧。”这时,旁边的一个男人发怒的说。

    “这位是……”我依然冷声说。

    “我是南都集团的董事长,被抓进去的其中一个是我弟弟,有本事你连我一块儿做掉。”

    “那就看这事儿是谁主使的。对了,我还不知道您贵姓。”

    “我姓王。兄弟,你钱也拿了,就别多说了,事儿给哥哥办了。”

    “哼哼。”我冷笑了两声:“王书记,这事儿您就别参与了,我回去就对徐家说,砍人的是这位董事长,和您王书记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有些害人的兄弟,还是放弃了吧。”

    “你可是收了钱的。”那个董事长大声吼道:“你要不办事儿,我弄死你。”

    “钱是我收了,就当是给我们家三小姐的赔偿吧。就两个亿,你还想买条人命?进去的兄弟就让他在里面呆着,出来?如果不死我和你姓。”

    说完,我转头对林越婧说了一字:“剑。”我知道,林越婧身上带着一把腰带剑防身用的。

    林越婧随即从腰间拔出一把剑递给了我。我拿着剑指着那位董事长,说:“没乱动,你自己撞上去我可不管。王书记,这事儿是我和这位兄弟的私仇,您要不先下车?”

    “哟,看不出啊兄弟,身边的女人个个是练家子。”王书记笑着说了一句,同时也扶了一下眼镜。

    “妈的。你有本事就一枪打死我。”那个董事长说着,从腰里拿出一把手枪,扔在那个小桌子上。

    “哟,这是个好东西,挺贵的吧。”我笑着说,“是真家伙吗,有子弹吗?”

    说着,把剑还给林越婧,自己拿起那把枪,上膛,说:“嗯,看起来象把真家伙,我试试子弹好使不。”

    话音刚落,对着那位董事长就是一枪,打中了她的右胸。顿时血就喷了出来,人也倒了地上。

    旁边几个人一个一个的都掏出掏出枪,指着我。就在这时,车门打开了,外面一群人,每个人都拿着不同的武器,但没有枪。接着,大批的警察过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们都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