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304章 投标前夕

发布时间: 2019-07-08 00:54:05

    徐家的职员也开始进驻紫嫣公司,早上去上班的时候,有二十多少人跟着我和林越婧一起,来到紫嫣公司开始工作。

    这几天林越婧也开始忙了起来,各种事情都提上了日程。李小婷这几天见人影,估计和李家在商量着如何在这次竞标中胜出。

    我好象依然无所事事,看着林越婧忙得不可开交,我却躺在沙发玩手机。到了中午,刚吃完午餐,馨馨过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拉着我说徐家总部那边有指示过来。我把馨馨带会小会议室,问她:“什么指示。”

    馨馨把文件袋丢在桌子上,笑着说:“指示在我衣服里,太重要了,不敢放在文件袋里,你帮我把衣服脱了就看到了。”

    心里嘀咕着,什么指示,这么重要?

    馨馨今天穿的是一件长款红色裙子,前面一排拉链,一拉到底那种。我拉开拉链,里面什么也没有,内衣内裤一件也没穿,把两个小葡萄和黑森林露在外面。但在黑森林上面一点写了一行字:馨馨婊子想老公。

    “这就是徐家的指示?”我抱着馨馨问。

    “是啊,徐家指示我快点儿生二胎。老公,今天上午就很想,我真的忍不住了,所以来找你。”馨馨一边说,一边开始在我怀里玩弄着我的宝贝。

    其实我也有点儿想,在小会议室里,把馨馨弄上高潮,她才满意地躺在会议办公桌微笑着。

    馨馨要走,我没让她走,让她留在公司。其实我是有目的的,下午下班一起去医院看三妹。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依然躺在沙发上。馨馨学历比我高,可以帮着做一些事情。而我,只会使坏。

    在屏风前面,趁着林越婧不注意的时候,拉开她的衣服,拿着大头笔在她的双峰上写字。还故意创造走光的机会,让林越婧看到馨馨胸上的字。林越婧好象和馨馨自来熟,一口一个馨姐叫着,象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下了班,馨馨带着我去医院。

    三妹问我:“这么早来看我,是不是找我有事?”

    我抱着馨馨坐在床边,问:“你有国外有没有开建筑公司的好朋友?我想找个生面孔来围标,但一定要靠得住,信得过。”

    “是个好办法,人我也有,就怕大姐和二姐不同意。”

    “我有什么不同意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馨馨问。

    三妹笑了笑,说:“她是个中法混血,爸爸是中国人。我和她关系很好,她嫁的老公就是在那边开了一家建筑公司。但问题是,她很开放,我怕到时候把姐夫勾走了。”

    “不会的。我会看着她的,把地皮拿到手,才是最重要的。”馨馨说。

    “三妹,那这事儿就靠你了,让他尽快过来。一些细节你和她电话里说,开标之前别见面。现在南都集团那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

    “呦,你还蛮有心思的。以前只知道你是个不学无述的混混。”

    馨馨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当然了,我老公。”

    “切,当初是我选定的好吧。”三妹说完笑了起来,又接着说:“对了大姐,这几天你看着她,不许他有性生活。过几天我要准备受怀孕了,为二姐化解劫难。”

    “哦。”馨馨哦了一起,不说话了。但随后又问:“你都躺在病床上了,怎么弄?”

    三妹冷静地说:“到时候你也来,他快出来的时候再进我的身体。我只要孩子,而且我算好了,一击即中,你放心吧。”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才从医院出来回家。

    第二天一上班,林越婧就说:“姐夫,今天中午抽个时间陪我妈妈吃饭。”

    “好。餐厅你来订,到时候一起去。”我躺在沙发上说,又补了一句:“那个到时候你结账,把发票拿回在公司账上走。”

    林越婧一脸土豪的说:“我不差钱,才分了一千万。姐夫跟着你混,还是不错的。”

    “你表姐还说要把你调走呢。”

    “她说笑的,不会把我调走的。我要象红玲姐那样,独档一面,而且工资也要超过她。她工资太高了,羡慕。”

    “她的工资是我的好两三倍呢,能力强,一眼就能看穿人的心事,太厉害了。”

    林越婧坐在我身边,惊奇地问:“真的可以看穿人的心事吗?”

    我刚要回答,外面进来一个同事,拿着个包裹,说是林越婧的快递。

    林越婧开心地接过来,说:“这么快就到了,不错。”回头过来对我说:“我新买的古装到了,浅蓝色,特别漂亮。”

    “肚兜买了没,去穿给我看看。”我想都想没想,就说了出来。

    林越婧扮了个鬼脸,说:“我才懒得理你,色狼。”说完,拿着快递走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就听到外面一片欢呼声。

    心里想着,那帮同事干嘛呢,不好好工作,吵什么呀?

    我走了出去,看到林越婧一身浅蓝色的古装,手里拿着一把宝剑,走在同事中间,调皮地说:“我是峨嵋派掌门,尔等过来受死!”

    还挺象那么回事儿了,惹得同事都夸她漂亮。回到办公室,林越婧在我面前左转转,左转转,问:“姐夫,漂亮吧。”

    “漂亮极了。”我说着,又在她耳边问:“是不是穿的肚兜?”

    林越婧这次脸没红,调皮地说:“穿了,但就是不给你看,哼。”她把宝剑收起来,坐在我身边说:“姐夫,昨天我无意看到馨姐胸口上的字了,写的那么那个,她没发脾气?”

    “没啊,怎么了?”

    “哪有女人愿意说自己是……是婊子的。”林越婧这时候脸红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小情趣嘛。等你以后结婚了就明白了。”我看着她,接着说:“让我看看你的肚兜吧,穿都穿了给看一下吧,从来没见过。”

    林越婧红着脸,小声说:“那就看一下,但不许脱我肚兜。”说完,林越婧在背过去,解开了古装外套,转了过来。

    一件白色的肚兜,和一条白色的古式内裤,站在我面。我直说了好几个漂亮,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在她的肚兜外面抚摸着她的小山丘,另一只伸向了她的内裤里。

    林越婧很软,才一伸进内裤,她整人要就靠在我身上,任由我抚摸她。她的内裤很松,手感也非常好,象是丝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