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850章等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0:52

    过去,她太自私,不想沈亦衍和她的孩子有一点点危险,即便江烨被关,她也没有把秘密说出来,害死了江烨。

    如今,她还要因为自己的自私,害死其他人吗?

    错,都已经错了,如果现在说出来,死去的人,该多不值得。

    她也不能再自私了,如今,坚持下去,不过是执念而已。

    刘爽敷衍的应了一声,“嗯。”

    沈亦衍的脸色好转了一些,“坐下来,吃早饭。”

    刘爽想了下,拉开了椅子,坐在了位置上。

    沈亦衍看了儒森一眼,儒森安排厨师上早餐。

    他准备的是一杯牛奶和鸡蛋饼,鸡蛋饼用纸袋抱着,不用筷子,直接可以手抓着吃。

    刘爽左手用筷子也没那么熟练,用手抓的方便一点。

    她好久没有吃正经的食物,咬了一口,慢条斯理的嚼着。

    沈亦衍看她食不知味的样子,“不好吃吗?”

    “还行。”刘爽应道。

    “你明天想吃什么早餐,我让厨房做,糯米糍,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吃的。”沈亦衍说道。

    刘爽没有说话。

    以前的她,是喜欢吃,但是自从被关在山洞口,她好像对吃不敢兴趣了,只是吃了两口,胃里有些翻腾,她不吃了,喝了几口牛奶。

    沈亦衍瞟向她放下的饼,对着厨师说道“去做两个糯米糍,肉放多一点。”

    “是。”厨师领命退下。

    “我联系了国外的专家,他们说可以给你安装假肢,现在技术很达,可以做出和你之前一模一样的手出来,利用微电流和神经传感,多练习,虽然做不到之前的手那么灵活,普通生活可以的。”沈亦衍说道。

    刘爽看向空空荡荡的右手臂,“不用了,我已经习惯没有手的日子。”

    “你是习惯没有手的日子,还是想要用没有的手记住我的残忍和无情。”沈亦衍冷声道,死死的盯着刘爽,“你一项爱漂亮的。”

    刘爽露出笑容,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二十多岁的时候都爱漂亮,现在的我三十五了,没有那么讲究了,;另外,我不安装假肢不是为了记住你的残忍和无情,我要记住的是过去犯下的错,自私,内疚。”

    “我已经原谅你了。”

    刘爽笑了。

    对沈亦衍,她有过对不起,他的落马和她有关,但是她并不觉得亏欠。

    因为她的错,害死了父母,因为她的自私,害死了沈烨。

    “我不能原谅自己。”刘爽说道,眼中有些雾气缭绕。

    “吃过早饭后我带你去看医生,这是命令,不是征求你的同意,你的手臂没有了几个月,有些神经末梢不敏感了,安装之前还有一系列疗程要走,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你的手臂定制也需要一定时间,但他们答应我一个月内就能安装好。”沈亦衍说道。

    “是命令啊。”刘爽不说话了,低着头,也不想喝牛奶了,沾了一点水,在桌子上画着圈圈。

    沈亦衍拧眉,深深的看着她,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宝说你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管他,好几年都没有看到过你。你想见他吗?”

    刘爽摇头,既然是好几年没有见过的那个,应该就是她的小宝了。

    不见就没有牵挂,见了也没有用。

    她不过是蝼蚁。

    “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想见!”沈亦衍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刘爽看向他,“这么多年来不见,他知道了我过去做的一切,就会认定我是抛弃了他,你觉得他会想见我?”

    “你不是说真心悔过的吗?孩子还小,他容易健忘,你现在对他好,他会看到,如果你不见他,不对他好,那他只能恨你一辈子了,你想他恨你一辈子吗?”沈亦衍冷声说道。

    她不想,但是她没有办法,唐国忠那些人看到她活着,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就是因为沈亦衍在折磨她。如果他们现她和孩子接触,恐怕会有动作。

    “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好意思见他。”刘爽模棱两可道。

    沈亦衍似乎被说服了,应了一声,“嗯。”

    厨师做了新的糯米糍过来,她吃了两口,也不想吃,勉强吃了三口,就不吃了。

    沈亦衍不悦,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你怎么吃那么少?”

    “可能是长时间不吃东西,肠胃不适应。”刘爽解释道。

    他昨天晚上本来要给她准备晚餐的,但是她把他气到了,他一时间短路,忘记这件事情了。

    “中午我让他们准备一些粥。”沈亦衍说道。

    刘爽点头。

    不一会,沈亦衍带着她出去,和他同座一辆车。

    她看向窗外,今天阳光很好,透露窗户落在人的身上,懒洋洋的感觉。

    她不想和沈亦衍说话,索性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片刻的宁静。

    沈亦衍幽幽的看向她,看到了她头之中的白头,心里一紧。

    他们从十几岁认识,现在都三十五了,过了二十几年,分分合合到如今,他想给她机会,又怕她不够爱,他受不了第三次背叛了,他想他会疯,会让所有人为他的戾气陪葬。

    一小时后,警卫打开门,沈亦衍从车上下来,立马有人撑起了黑色的大伞,一群人守护在他的身侧,四周呈现密封似守卫。

    刘爽推开门,自己下来,看着他被人群簇拥着,这气场,比他做总统时候还大,而他,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刻薄。

    她低着头,跟着他的身后。

    沈亦衍突然停下来,她差点撞到他身上,抬头看他。

    “怎么走的那么慢,是给你看病还是给我看病,另外,不高兴吗?”沈亦衍打量着她的脸色问道。

    对啊,为什么不高兴啊?

    她告诉过自己,不要悲观的。

    “你比我高那么多,走的当然比我快,你走三步,我只能走两步。”刘爽解释道。

    “强词夺理,跟上。跟不上,后果自负。”沈亦衍警告道,走在前面,但是明显比之前放慢的脚步。

    刘爽加快了步伐,突然之间转角阴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

    等她想要看清楚,一个人影闪过。

    她还在诧异之中,那个人影又出来了,而且是走出了阴影,给她比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