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864章不要虐太狠,我会记在心上的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0:59

    “我留在你身边吧,一来,我的手臂需要安装,二来,只有我在你身边了,他们才不会怀疑你知道了所有,三来,你经常虐虐我,放松他们的警惕,最后,我不想成为那个等待的人,我等到了五年,很煎熬。/46/46791/”刘爽眼圈发红的说道。

    沈亦衍激动的抱紧了她。

    她决定安装手臂,应该是对过去释然。

    她决定留下,不再离开,是否证明还深爱。

    他漂泊的心,终于可以停留下来。

    他的爽妞,依旧简单,干脆,善良。

    刘爽有种想哭的冲动,擦了擦眼角,有湿湿的泪痕。“不要虐太狠了,我会记在心上的。”

    “以后不会虐你,你听我的,让白雅救出你,你跟着白雅,只有你安全了,我做任何事情才没有后顾之忧,不然,你就是我的软肋,有你在身边,我无法理智思考。”沈亦衍沉声说道。

    刘爽没有抬头看他,依旧闷在他的肩膀上,此时的她,正在竭力的忍着眼泪,看到他,她会委屈的哭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爽渐渐平复好了心情,退后了两步,看向他,“你准备什么时候让白雅救我出去?”

    “一个月内,这里是我的地盘,当然,也是他们的地盘,我会以结婚为理由,带你去英国旅行,白雅和艾伦的关系很好,去了英国,就是艾伦的地盘,白雅会动手救你。”沈亦衍恋恋不舍的看着她说道。

    这次分离,不知道何时再见了。

    “那,你需要多长时间,搞定那些人?”刘爽担心的问道。

    沈亦衍没有回答,“我会尽力的。”

    刘爽其实心里明白的,沈亦衍的身边人很多都是唐国忠他们的人,也不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他拥有无数财富,但是只要身边有一个唐国忠的人,他就很危险。

    他一定会把所有人都找出来,才会让她在身边。

    可是,所有人,很难找的。

    人可以伪装,人心又在肚子里面,此时一别,遥遥无期。

    “我有一个办法。”刘爽说道。

    “嗯?”

    刘爽知道自己出的是馊主意,但是说不定有用呢,“你当初从总统的位置上拉下来是因为南宫月,如果能够得到南宫月的原谅,就能够以沈亦衍的身份回到a国,到了a国后,你可以用顾凌擎的人,把你的身边人换的一个都不剩,然后你慢慢的招募自己的人,你要去哪个国家,我都可以陪着你了。”

    沈亦衍拧起眉头。

    刘爽的脑子很活,但是,南宫月的交换条件很可能是让他娶南宫月。

    除了刘爽,他谁都不想娶了,即便是名义上的妻子,他也不想给别人,“从长计议。”

    刘爽点头,“我肚子好饿,现在可以吃早饭了吗?”

    沈亦衍无奈,“你体质很差,每天早上需要跑步锻炼身体,不然等年纪大了,皮肤也会松弛的。”

    “知道了。”刘爽应了一声。

    她也知道跑步对身体好,可以防止年纪大了皮肤松弛,但是,懒啊,想到跑步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啊,“换做每天走路可以吧?”

    “先从走路开始吧,回去吃早饭。”沈亦衍牵着她的手。

    “衣服你不是买了一些了吗?不要去买了,我反正马上就要离开了,到了a国让白雅陪我买,那个医生不是说,手臂要每天去做刺激吗?去看医生吧。”刘爽思索着说道。

    沈亦衍心疼的看着刘爽,“刺激的时候,疼吗?”

    刘爽点头,“很疼,胸闷,恶心,想吐,头还疼。”

    “怎么会头疼呢?我打个电话问问。”沈亦衍立马拨打电话过去,质问道:“她为什么会有头疼的症状?”

    “刺激经脉的时候,会有疼痛感觉,加上她太紧张,就会大脑缺氧,引发头疼,头晕,这些都是正常症状。”

    “那恶心,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想吐呢?”沈亦衍又问道。

    “那都是正常的反应,在电流的刺激下,有些人反抗的厉害,越是厉害,越是会有这些症状出现,如果放松一点,就会好一点。”

    “嗯,上午过来的,准备好。”沈亦衍挂上了电话,看向刘爽,“治疗的时候尽量放轻松,顶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前期刺激的越是敏感,后期越是灵活。”

    刘爽点头,看向自己没有的右手臂,眼圈发红,心里还是有委屈的。

    沈亦衍的一句让她生不如死,让她放弃了生存的挣扎,对眼前这个男人,她有心酸,有怨恨,唯独没有不甘。

    她不想想,想多了伤心的地方,情绪会低落,会难过的,“吃早饭吧。”

    沈亦衍准备的早饭很丰盛,还有鸡汤呢,可是,刘爽一点胃口都没有,喝了几口粥就不想吃了。

    沈亦衍担心的看着她,“哪里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吃东西。”刘爽老实说道。

    “你得吃点,不然身体扛不住的,一会去治疗。中饭就更没有胃口了。”沈亦衍握着刘爽的手说道。

    “那我喝点鸡汤吧。”刘爽看着鸡汤。

    沈亦衍扬起笑容,立马给刘爽盛了一碗鸡汤。

    “你慢慢喝,我一会来。”沈亦衍说道,出门,给白雅拨打电话过去。

    白雅那边天还是黑的,她还在睡觉,朦胧之中,接到了沈亦衍的电话,“什么事?”

    “白雅,我过段日子会带着刘爽去英国,你带人来救她,把她带走,我们计划一下,另外,刘爽抑郁症很严重,饭都不想吃,我应该怎么办?”

    白雅睡意全无了,坐了起来,“你确定是因为抑郁症吃不下饭的吗?”

    “嗯。确定,给她做过全身检查,也看过心理医生,能够帮助她的,只有你。”沈亦衍诚恳道。

    “如果是因为抑郁症造成的厌食,必须把抑郁症治好,因为不可能是食物引起的抑郁症,治疗抑郁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她远离让她觉得有压力或者痛苦的事情,或者解决她一直想要解决却解决不了的事情,旅游是最好的治疗方式之一,二就是对症下药。”白雅讲道。

    沈亦衍沉思着,眼中流淌过伤感,“让她到你身边,应该可以治好抑郁症了,你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把她的手治好,我就让你带走她。如果我死了,好好照顾她,还有我和她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