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875章嘿,那小子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05

    刘爽的心情渐渐的平和起来,她给了自己一个答案,问沈亦衍道:“我们一年能够见一个月吗?”

    “当然,等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目前一切发展顺利。/46/46791/”沈亦衍宽慰道。

    “那你一定要活着。”刘爽说道。

    一个月,也就足够了,周姐的老公也不过陪她一个月。

    她上前了一步,主动抱住了沈亦衍,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今天有人找我说媒,我说,我有老公了,我们算是夫妻,对吧。”

    “我们是夫妻,名正言顺的,我已经把我名下所有产业放到你名下了,也找律师公证了,都是有法律效益的。”沈亦衍说道。

    她知道沈亦衍有钱,她的名下也很有钱,她不缺钱,可是,要那么多钱好像也没什么用,“我等你。”

    沈亦衍的心,到如今,终于安定了一些,“走了,吃饭。”

    刘爽其实恢复的不错,时间比较充裕,也没有人压迫她。

    她闲来无事就会训练自己的手指,有一点点进步,也会让心情不错。

    所以,她能用筷子夹菜,吃饭。

    沈亦衍欣慰的扬起笑容。

    刘爽突然想起,“你好像还没有跟我说,你什么时候走。”

    “最近工作我都安排好了,其他可以在网上处理,我想陪你在国内过完年再走。”

    刘爽说不出心里的感觉,有些暖意,也有些感动,更有些激动,激动之余,还有些伤心。

    “大宝呢,回来过年吗?”刘爽其实想念孩子的。

    “他现在隐藏的很好,如果回国,危险性太大,关键是,我要再次把他藏起来,就很难了,再忍忍吧。”

    刘爽眼神微微暗淡了下去,闷着头吃饭。

    吃完后,沈亦衍习惯性的去房间健身,刘爽懒得动,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拿着康复珠子玩。

    一个半小时后,沈亦衍从房间出来,已经洗了澡,洗了头,坐在刘爽身边。

    清香的味道扑入刘爽的鼻间,她睨向沈亦衍。

    这男人,岁月不仅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富有阅历和学识,形成了独特的气质,更加吸引女孩的放心。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还真是这样的。

    “沈亦衍,过去的五年你怎么度过的啊?我是说,那方面,你不是说没有碰你女朋友吗?”刘爽好奇的问道。

    “在被囚禁的两年里,每天都想着要多学点,多聪明一点,更加谨慎一点,我看完了500多本书,几乎一两天就一本,每天看的很晚,看到睡着,也就不想了。”

    “那你出来后呢?其实你现在的成就不比你之前做总统时候小,d国在你的领导下,比以前富强了很多,还有x国。”

    “我出来后就更忙了,我想着的是要你回到我的身边,那有空想其他女人。”

    刘爽靠在沙发上看他,“你好了不起,居然短短三年,就成了两个国家的财阀。”

    “x国很早之前就在我手中了,只是一开始我并不方便直接出面,我在囚禁的两年里,我把全部的钱给了我的投资团队,他们负责帮我扩展版图,我也派人隐藏在了d国,很早之前d国很多重要岗位上的,就是我的人,我要做的,只是继续扩大版图,扶持我的人上位。”沈亦衍解释道。

    “那也很了不起,小时候,我觉得你很普通,普通还傲,还欺负我,就觉得你好讨厌,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后来,你爸爸上位了,你做了总统儿子,我偶尔看到总统在电视上出现的时候,还在想,那小子运气真好,有一个总统做老爸,不过,百姓好倒霉,有这样一位太子爷。”

    沈亦衍轻笑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宠溺和纵容。“你在讨厌我的那些年,我却非常的清楚,我喜欢你。”

    “别打岔,打岔我会忘记我要说什么的。”刘爽提醒道。

    “哦。”沈亦衍应道。

    刘爽宛然一笑,“后来,你成了总统,我觉得匪夷所思,你还包……嗯嗯。”

    刘爽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养我。我更觉得你恶劣,直到再次的回来,我发现,你颠覆了我对你的认知,你真的好了不起,现在,我觉得你是有史以来我知道的人中最厉害的。”

    “厉害不还是被你吃的死死的。”沈亦衍说道,撩过她的脑袋,让她躺在他的怀里。

    她哪有吃他,不过,是她运气好,沈亦衍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喜欢她。

    “亦衍,我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觉得孤独了,因为想你,我们再生了孩子吧,有孩子的陪伴,即便等你十年也没有关系的,你以后不要为了我冒险,只要有希望,我会怀着想念的心,好好的活着,如果没有了希望,也有孩子。”刘爽认真的说道。

    说的沈亦衍的心,也跟着湿润了起来。

    人到中年,要的,不再是浅薄的愉悦,而是灵魂伴侣,很庆幸,他找到了。

    他摆过了她的脸,吻上了她的嘴唇,灯光熠熠,影子在沙发上纠缠。

    “回……回房。”意乱中,刘爽还保持着一丝理智提醒道,毕竟这里,他的手下好几个躲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

    沈亦衍抱起了她,去了一楼靠楼梯的房间。

    一进屋,热血已经在身体中翻涌,情谊绵绵,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恋人之间的再度重复,正如干柴,开始的一点火星,也会在瞬间爆裂。

    沈亦衍太过凶猛,刘爽正想着会承受不住了,但事实却是——

    刘爽一脸懵逼。

    “好久不做是这样的。”沈亦衍解释道。

    “哦。我又没说什么。”刘爽轻柔的说道。

    沈亦衍笑了,继续轻吻了她。

    夜漫漫,情长长,晚饭都在房间吃的。

    早上,刘爽还有几天班要上,他们老师是最后放假的。

    沈亦衍不想她起床,抱着她,不让她走。

    冬天本来就冷,出被子刘爽就经过很强的思想斗争了,再被沈亦衍一抱,他身上暖暖的,她更不想起床了,索性缩回了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