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899章他们也可以幸福生活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18

    “我帮你。/13/13172/”邢不霍拿起桌子上的铁签,“这些东西你什么时候买的?”

    “很久之前在网上买的,但是一直都没有用,所以收了起来。你要帮忙串吗?”穆婉柔声问道。

    “当然。那些是可以串了的?”邢不霍问道,看着桌上的食材。

    “这些都腌制了下,都可以串了,反正不是直接烤,要等晚上才烤的,你串好了放在旁边的铁板上。”邢不霍把铁板放在了邢不霍的手边。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会这些?”邢不霍柔声道。

    穆婉微微一笑。

    她以前独自一个人照顾着父亲,什么都会做,后来跟他在一起了,她把所有重心用来学习政治,谋略,加上他家里有保姆,也用不着她了。

    “又不是特别的技能,很多女的都会的,一会你尝尝我做的猪大肠,欢迎品尝,指点,评论。”穆婉开玩笑的说道。

    邢不霍也笑了,“要是我以后十分想念怎么办?”

    “我走的时候都交给林嫂。”穆婉笑着说道,打开了锅,一阵香气热腾腾的扑鼻而来。

    “闻着我都饿了。”邢不霍盯着锅里。

    “再饿也要等等,一定要煮烂,入味,不然不好吃。”穆婉翻了一下,又把锅盖盖上。

    她腌制好了,和邢不霍一起串。

    平时的他们,每天商量的是谋略,政治,偶尔这样休息下来,反而像是一对真正的夫妻,共同幸福的准备着晚上的食物。

    “我们的食材很多。你要不要请你妈过来吃饭啊?”穆婉随口问道。

    “白雅现在还在坐月子,妈应该很忙,不用了。”邢不霍回答道。

    他,还真是处处考虑白雅,算了,反正她就算是儿媳妇,也做不了几天了,感情太深,不过徒增烦恼。

    她安静的串着食材。

    时间,渐渐地到了晚上的七点半,因为外面冰天雪地的缘故,耀的天很白,反而让人忽略了时间。

    他们两个人把所有的食材都串好了。

    “累吗?”邢不霍问道。

    穆婉摇头,“我还年轻,呵呵,你如果累的话,就去沙发上休息会。”

    邢不霍把穆婉抱了起来,“谁说我累的,我可以抱着你跑一个马拉松。”

    穆婉自然的搂住他的后颈,“那就麻烦你把锅子和食材搬到餐桌上去。”

    “外面的雪好像停了,要不要去外面用原始的办法烧烤?不过一开始有点冷,你要穿着羽绒服。”邢不霍建议道。

    “好啊。”穆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邢不霍把穆婉放了下来,“我记得之前买过一个取暖的炉子,你还记得放在哪里吗?”

    “那个啊,放在杂物室里了,那个用的是煤炭,你确定可以烧烤吗?”穆婉提醒道。

    “只是用来给你取暖的,我有专门在室外烧烤的,去年顾凌擎喊我去钓鱼,然后在室外烧烤了,我看那个架子挺不错,就买了一个回来。”

    穆婉记起来了,是有人送来一个箱子,只是箱子到现在还没有拆封,她估计就是那个室外烧烤用的架子了,“白雅很喜欢钓鱼。”

    “她和凌擎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有段日子两个人一起漂泊去了荒岛上,从此以后,她就喜欢上了钓鱼等休闲的娱乐。”邢不霍解释道。

    “你说的那个荒岛,是不是现在用来做训练的岛?”穆婉好奇的问道。

    “嗯,现在他们每年都会去荒岛上度假。”

    “如果,我说如果,当年顾凌擎死了,你会和白雅在一起吧?”穆婉试探性的问道。

    “不会。”邢不霍回答的坚定,“如果顾凌擎死了,现在的白雅也已经死了,她不会独活的。”

    “她是世界少有的女子,面对诱惑,人生,转角,都坚定不移,你是亏在出现太晚,不然,你们也是有可能的。”穆婉平静的说道。

    “不说这个了,我去杂物室拿东西。”邢不霍说着,上楼。

    他们好像两个孤独的人,彼此靠在一起温暖,但是因为心中没有爱,反而让这份温暖在无情中变得冰冷。

    穆婉看向窗外,一眼望去,还是雪白的,辽阔而又浩瀚。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下雪天?

    不记得了。

    记忆中,有她和爸爸妈妈一起堆雪人的场景,有一家人围在一起聊天的场景。

    她和项上聿两个人小时候非常的皮,河里结冰了,他们比勇气,直接踩在冰上,在河面上玩,四周,也是一片白茫茫的。

    父母没有离婚之前的童年,她还是过的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在想什么?让你穿件外套的呢。”邢不霍提醒道。

    “嗯,看看雪景,我现在进去穿衣服。”穆婉说道,走进房间,套了一件羽绒服出来。

    “我看杂物房还有屏风,看着挺坚固的,一会拿出来可以挡掉些风寒,暖和一点。”邢不霍说道。

    屏风?

    她想起来了,是她刚结婚那年买的,邢不霍母亲要来他们这里住几天,她就搬去了邢不霍房间居住,买了屏风,挡在两张床之间。

    现在想来,其实不用屏风,邢不霍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他想对她怎么样,别说屏风,房门也当不了什么。

    “那个屏风是实木的,你一个人搬不动,我上去帮你,以后就放在外面吧,也算是一道风景线。”穆婉柔声道。

    “好。”

    穆婉上去和邢不霍一起搬了屏风,一共八块,都是很大的那种,正好可以摆成九平方米的空间。

    邢不霍把屏风安置在了湖边,只用了七块板,特意留下了一处,可以看外面的风景,也方便进出。

    等他们把东西全部弄好,已经晚上八点半了。

    邢不霍尝到了穆婉做的猪大肠。

    “嗯,好吃,跟我很久之前吃到的是一个味道。”邢不霍夸赞道。

    穆婉笑了,“一个味道是因为两次都是在饿了的情况下,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就连馒头都能吃出高档蛋糕的感觉,不饿的时候,就算是松露的蛋糕都不想吃。”

    “我也没有饿到饥不择食的时候,是真的好吃,秘诀是什么?茴香?陈皮?还是其他香料?”邢不霍说着,给穆婉倒上啤酒。

    穆婉喝了一口,啤酒很凉,特别是在室外的啤酒,喝下去,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不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