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00章要抱抱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19

    能不能先喝点白酒,白酒暖身体的。/46/46791/穆婉说道。

    什么时候成酒鬼了,上次法国的客人送来了一瓶廊酒,1986年的,酒精度是40度,你等我下,我现在去拿过来。邢不霍起身。

    穆婉看着他离开,现在两个人这么相处,真好。

    邢不霍买的烧烤架挺好的,是个铁架子,下面烧的柴火,上面一层是专用的木炭,再上面一层就是烧烤架子了。

    她把鸡翅膀和羊肉串放上去,涂上了油,散上了孜然,盐巴,还有少量辣椒粉。翻过来,重新撒上一遍。

    渐渐的,身体暖和了起来,她看邢不霍不仅拿了廊酒过来,还带了一只搪瓷碗。

    这个碗是干嘛的?穆婉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嫌弃啤酒冷吗?我们把酒稍微热热,喝下去就暖和了。邢不霍说道,把搪瓷碗放在了烧烤架子上。

    你确定能喝?

    当然。邢不霍确定的说道,把啤酒倒入了搪瓷碗中。

    他也打开了廊酒,给穆婉倒上。

    穆婉好说话的抿了一口廊酒,嗯,还行,不是特别辣,吻着挺香。

    邢不霍深吸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

    修的浮生闲,这杯酒我敬你,以后一帆风顺,心想事成。穆婉举起酒杯。

    邢不霍也举起酒杯,同样送你,以后一帆风顺,心想事成,还有不要回m国。

    呵。穆婉笑了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下次再见,她已经面目全非,不再是现在的穆婉,邢不霍,我们来玩行酒令吧?

    不玩真心话大冒险吗?邢不霍笑着问道。

    你的真心话,我都知道,我的大冒险,怕你不敢,也不愿意,行酒令,也很有意思。

    行,你说,怎么玩?

    人在江湖飘啊,不得不挨刀啊,零刀,五刀,十刀,没有喊对的喝酒,喝一口,不要多。

    在哪里学的,那么痞气的行酒令,我们文雅一点,一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啊。然后石头剪刀布,赢的人大巴掌,可以上下左右,输的人的脸必须顺着打的方向走,不然要喝酒。邢不霍提了另外一个方案。

    不玩这个,你的反应能力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赢过你,就挨刀的那个。穆婉抗议。

    好。邢不霍笑的愉悦,就按照你说的。

    等我下,我看烧烤好像好了,先吃羊肉串。穆婉拿了几串递给邢不霍。

    邢不霍接过她烧烤好的羊肉串,心里有丝暖意流淌而过,很快,就消逝在他的眼眸之中,穆婉甚至都没有察觉。

    他咬了一口,羊肉事先腌制过,味道很好,不错。

    不错多吃点,如果没有上火,冬天里吃点羊肉,身体好几天都能暖和。

    以后你的丈夫肯定很幸福。邢不霍低声道。

    不说这个话题,兄弟一杯酒,从此各自走,来,先干一杯。穆婉再次举起酒杯。

    这个不是啤酒,不要一口闷了。邢不霍提醒道。

    难得,我还能和你喝几次酒。以后出去旅游了,也不能喝酒了,对吧?穆婉撒娇道。

    她本来就是可以和他撒娇的年纪,比他小太多,但是跟她在一起后,她刻意的把自己装扮的很成熟,性格也内敛起来,怕被外面的人抓住马脚。

    可终究,还是被人抓住马脚了。

    邢不霍心情也不好起来,端起了酒杯,和穆婉碰了碰,全部都喝了下去。

    雪天,暖炉,美酒,烧烤,两个即将分别的人,之间突然的,有聊不完的话题。

    他们从见面开始聊,聊到邢不霍手下每一个政要,又聊到了m国的政要,最后说道了项上聿和项问天。

    穆婉已经喝醉了,脸红扑扑的,趴在桌子上,手上还紧握着酒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什么?邢不霍也喝了很多酒,有史以来,他喝酒最多的一次。

    五年前,项上聿跟我求过婚,就在你求婚的前一天,呵呵,我选择了你。穆婉傻乎乎的笑着。

    邢不霍怔在了那里,眼眸暗沉了下来,所以,你说的爱人不是陆博林,是项上聿?你念念不忘的,朝思暮想的也是他?

    如果是他,我为什么要嫁给你?穆婉醉醺醺的说道,头很重,趴到了桌子上。

    别睡在这里,会着凉感冒的。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没有反应。

    邢不霍过去,把她抱了起来,朝着别墅走去。

    湖面到别墅至少有500米,邢不霍抱着她走了五百米,快到门口的时候,穆婉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但是没有看邢不霍,低声喃喃道:有次,我听那些人议论,说我的性子和白雅很像,你觉得像吗?

    她是她,你是你,她的性格成稳,但是更加的冷漠,你有时候像个孩子,也不会冷漠,她会逃避,活在自己的世界,你会直面,活在别人的世界。邢不霍判断道。

    穆婉笑了,我总是拿捏的不对,不够理智,也不够聪明,我原本以为,我有一个优点超过她,那就是表达,现在才知道,我是胡言乱语,她是逻辑分明,我说出来的话,好像一块石头丢在水面,还没有经得起风浪就已经沉到了水底,她说的话,却能掀起惊涛骇浪。她只是特别行政区区长夫人,而我是总统夫人,我不如她。

    你还小,她比你大了快十岁,十年后的你会比她优秀的,我相信。邢不霍宽慰她道。

    穆婉头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还有一点,我比她阴险,明明醒着,不想走路,就装睡让你抱,你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你抱着走了很远。

    又在说酒话了,如果你阴险,世界上就没有不阴险的人,你顶多算是小女孩的人性。我先把你放下,要拿钥匙。邢不霍说着把他放了下来。

    穆婉站的站不住,靠在了墙上,看着邢不霍开了门。

    她想证明自己能走路的。

    事实上,身体根本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走了两步,脚发软,摔倒在了地上。

    穆婉嘲笑自己的无能,索性坐在了地上,咯咯咯的笑着,我跟你说,我是故意摔的,要抱抱。福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