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05章你能母仪天下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2

    “她应该会活到最后几集,但是不会活到最后。/16/16139/”邢不霍判断的说道。

    “为什么?”穆婉好奇了,在她心中,白雅才是会走到最后的人。

    “她很聪明,也很理智,更能看透人心,但是,她有时候太过武断,情绪容易崩溃,看似无坚不摧,但是有软肋,只要被人抓住了软肋,就会不堪一击。”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软肋咯,所以能够走到最后?”穆婉开玩笑的问道。

    “你没有她能看透人心,预测未来,但是,你比她能控制情绪,而且,你现在还小,你有更大的潜力,未来的你,一定会比她还优秀,但是,我只希望你平安幸福。不用那么优秀。”邢不霍沉声道。

    不管怎样,她听完了心里,还是舒服的。

    至少,在邢不霍眼里,她没有比白雅差多少。

    穆婉就靠在他的怀里看电视,看着,看着,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邢不霍看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起身,把她的头放在枕头上面,给她盖好了被子,关了电视,他上楼去睡觉。

    穆婉很早就醒过来了,看向身边,邢不霍不在,枕头只有一个,也没有他睡过的痕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

    她不应该那么快的睡着的,应该再坚持一会。

    起身,去刷牙洗漱了,看还只有6点钟。

    行李她昨天整理好了,她想给邢不霍做油条吃,记得有一次,林嫂从外面买了油条回来,他一下子吃了两根,可是因为路远,买回来有点冷了,很是遗憾。

    家里好像有高筋面粉的。

    她一边煮皮蛋瘦肉粥,一边做油条,做油条的面粉还在揉的时候,邢不霍从楼上下来了。

    “你好早。”邢不霍说道。

    穆婉回头看向他,“对不起,我吵到你了。”

    “没有,本来也该醒了。”邢不霍的视线放在面粉上面,“你在做什么?”

    “油条。”

    “你还会做油条?”邢不霍震惊了、

    “油条容易做的,但是因为要用很多的油炸,所以,家里为了不浪费油,一般不做,直接去买现成的,我这些油,还有其他用处,所以也不担心会浪费。”穆婉笑着说道。

    “需不需要我帮忙?”邢不霍把袖子挽上去。

    “需要,一会做好了,你要多吃点,另外,我还没有喂狗狗,这件事情也交给你了,还有,林嫂今天是8点来,对吧?”穆婉想要确认道。

    “嗯。”邢不霍说道。

    穆婉本来想把如果做猪大肠的技巧交给林嫂,这样邢不霍想吃,她就能做,后来一想,她反正初8之前就回来了,初十才会宣布离婚的,一天的时间,够她教了,也就不急了。

    邢不霍穿上了外套,出去喂狗狗,顺便跑步。

    穆婉继续做早饭。

    她知道邢不霍有晨跑的习惯,她如果早油炸了油条,等邢不霍回来吃就冷了。

    所以揉好了面,用保鲜膜包着,上面搭了一条毛巾,防止风干。

    她也换上了跑鞋,出去找邢不霍。

    邢不霍果然在跑步了,雪地上,留下他一个一个脚印。

    他们一起堆的雪人,还很好的立

    在树荫下面。她朝着邢不霍跑去。

    邢不霍看到了她,特意放慢了脚步,“你慢点跑,小心雪滑。”

    “在雪地上跑步,别有一番风味。”

    “什么味?香辣的,还是麻香的?”邢不霍调侃道。

    “当然是雪味的。”穆婉也心情不错的说道。

    两个人一起跑,哈着热气,跑了两圈下来,就热了。

    邢不霍还在跑,她在他旁边坚持着。

    天空的东边开始有光线从云层中透出来。

    “今天天气很好。”穆婉喘着气说道。

    “嗯,是啊,好天,r国那边的天气我也查了,这几天的天气都不错,适合休闲的日子。”邢不霍说道。

    穆婉不说话了,跑的力气都没有,说话肯定是断断续续的。

    她陪着邢不霍又跑了五圈下来,最有一圈,邢不霍配合她,是用走的。

    他们回去别墅,穆婉开始炸油条,很快的,五分钟一根油条就炸好了,她放在盘子里,端到餐桌上去,对着邢不霍嘱咐道:“现在还有点烫,等一分钟后再吃。”

    “闻着就很香,真想帮忙,要不,你教下我怎么做,以后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穆婉被邢不霍逗笑了,“好啊,你过来,我高中你怎么做。”

    其实,也就是把油条放到油锅里,稍微用筷子翻下,免得受热不均匀有些地方烤焦了。

    “这些油,你还要干嘛?”邢不霍不解的问道。

    “冰箱里有很多里脊肉还有排骨,我已经研制了,一会裹上面包屑,就能炸了,我看还有虾片,最后也又炸了,我们在飞机上有足够的食物吃。”

    “以前还真没有现,你会做那么多菜。”

    “以前我妈跟我说,你要是嫁人了,不要显示的很能干,又会做饭,又会洗衣服,还会打扫家务,一旦表现出来,那么,家里的衣服啊,饭啊,卫生啊,都是你干了。”穆婉微笑着说道。

    “所以,你到最后几天才表现,我怎么觉得我亏了五年。”邢不霍也开玩笑的说道。

    穆婉眼眸弯弯的,没有辩驳。

    当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的时候,即便做家务,即便烧饭,即便洗衣服,也都会觉得是幸福,再累,也是心甘情愿的。

    穆婉本来想做五根油条的,不一小心,做多了,弄出来了七条。

    这是他觉得最好吃的油条了,刚出锅,又香又脆的,一下子,吃了三条,还吃了一大碗的皮蛋瘦肉粥。

    穆婉也吃了两根油条,一大碗的皮蛋瘦肉粥。

    林嫂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大半个小时。

    她家远,坐了最早的一班车。

    七点二十就到了。

    来的,还有邢不霍的手下。

    这个人是邢不霍的心腹,来的时候面色很差,“总统大人,我有事想个您汇报,能否单独说话。”

    穆婉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邢不霍看向穆婉,“我先和他去下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