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07章其实,他也爱了吧,这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4

    “不霍,给我看电视吧。/16/16139/”穆婉轻声说道,头一歪,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恩熙,在没有俊熙后,过的生活很不好。

    她有白血病,有一个不争气的哥哥,还有一个含辛茹苦并且贫穷的母亲,就算她的工作,也不是太好的。

    就这样,他们兄妹两个人再见了,恩熙抱着俊熙的后背,蹲下来哭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穆婉的眼圈也红了,想到了自己,借着看电视的机会,眼泪就流了下来。

    “傻瓜,不就是电视,都是有人编出来的,假的,哭什么。”邢不霍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

    穆婉的眼泪还是刷拉拉的流着,解释道:“我小时候看火影,里面西瓜头死的时候,我也是哭了好久,后面,西瓜头被治好,我才心情好。”

    “你啊,还小,多愁善感是你这个年纪的专利,哭是正常的感情表达,但是不要哭太久,容易伤到眼睛。”邢不霍提醒道。

    穆婉自己抽了纸巾,擤了鼻涕,“你要吃东西吗?飞机上有微波炉,我去热热。”

    邢不霍握着她的手,“不吃,早饭吃了太多,一点都不饿,你要吃吗?我给你去热热。”

    穆婉摇头,耳朵有些发疼,“现在是下去了吗?”

    “耳朵又疼了?你打两个哈欠,我让他们下去的时候开慢点。”邢不霍说道,起身去驾驶室嘱咐。

    穆婉捂着耳朵,打两个哈欠,耳朵里面呱呱两声,听力就清晰了,也不觉得疼了,当然,也可能和飞机下降速度慢了有关。

    邢不霍出来,对着穆婉说道:“为了防止我们的行踪泄露,出了侍卫长知道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我们第一站是r国的c市,这个城市虽然不是首都,但是因为靠海的缘故,是旅游首选之地,我们住在海边别墅里面。今天,和明天,都在这里。”

    穆婉点头,“听着挺好,不过,我们要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吧,被人认出来不好。”

    “来这里,戴着口罩才奇怪,墨镜我准备好了。当地的厨师也安排好了,一会可以吃上当地的美食。”

    “听着就特别的心动。”穆婉看向窗外,飞机下面,已经是大海了。

    蓝色的大海,白色帆船,浅黄色的沙滩,以及海中几座翠绿的岛屿。

    看着,都身心愉悦,把什么烦恼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

    飞机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停到私人机场。

    有车子来接,浩浩荡荡的,一共有五辆车子。

    邢不霍和穆婉坐上了中间那辆黑色的奔驰保姆车,车子沿着海岸线行驶。

    穆婉开心的看着外面,这还是她第一次和邢不霍出去外交后的第一次旅游。

    “不霍,你看。”穆婉指着远方。

    虽然是冬天,但是有些游客游玩的兴致很高,玩滑翔的,冲浪的,潜水的,都有。

    “不霍,你会潜水吗?”穆婉兴奋的问道。

    “会。必备技能。”

    穆婉崇拜的看向邢不霍,“我都不会,但是我想潜水,到海底看看美丽的生物,鱼,水草之类的。”

    “简单的潜水很容易,你要调整好呼吸,我会帮你,到时候你就游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两米之外。”邢不霍嘱咐道。

    “那我们下午就去潜泳好不好?”穆婉更加高兴了。

    他看着她类似孩子般天真浪漫的笑容,也扬起了笑容,此情此景,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尽办法把星星弄下来,点头。

    穆婉趴在窗口,继续盯着窗外。

    邢不霍手机短信响起来,他点开来看。

    是他的手下发过来的,“图面进行处理,相识度达到百分之八十,目前暴露在外面肉眼所见的细节都吻合,还有一些私密的地方,如果可以区分开来,倒是最有利的证据。”

    邢不霍眸宇深了几分,清了清嗓子。

    穆婉私密的地方,他也没有看过。

    “婉婉,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记号之类的?”邢不霍试探性的问道。

    “眼睛这里有个斑,这个算吗?”穆婉问道。

    “还有其他部位呢?”邢不霍追问道。

    “嗯?”穆婉思索着,之前也没有好好观察自己的身体,好像记得只有脸上一个斑,“应该没有了。”

    邢不霍欲言又止着。

    “怎么了?”穆婉担心的问道。

    “那个录像里面的女孩和你相识度百分之八十,可能把身上的斑点都去除了。”

    “我明白了,所以你问我身上有什么记号,那个,私密的地方,应该会不一样吧,到时候去公正下。”穆婉主动提出道。

    “这件事情先放下吧,等回去后再处理,也就几天的事情,影响不了什么。”邢不霍说道。

    穆婉点头。

    他们先去了别墅里面,穆婉上网,爬墙了,在某些网站下载了录像。

    录像里面的女孩和她真的很像,身材也差不多,因为拍摄模糊的原因,不能看到女孩脸上整容的痕迹。

    但是,有张高清的某些部位的特写。

    她能确定录像里面的绝对不是自己,但是,那些人明目张胆的把那些部位放出来,是确定跟她一样吗?

    难道那天把她迷晕后,他们真的看了?

    穆婉心跳飞快的,脑子里面充血,发麻。

    她锁上了门,找到了一面小镜子,躺在了床上。

    不太好意思,但是为了找出区别,还是想看一下,是不是相同。

    镜子太小,她看的不清楚,稍微坐了下来,观察了下,并不一样。

    门突然的被打开了,邢不霍站在门口。

    穆婉吓一跳,立马合上了腿,盖上了被子。

    她记得,门市关着的啊。

    “你怎么进来的,我锁了门。”穆婉诧异道。

    “钥匙在门上。”邢不霍解释。

    其实,之前她喝醉酒睡在浴缸里的时候,没有穿衣服,他虽然可以全部看到,但是,刻意回避了,所以,几乎没有看到。

    但是,刚才就那么一眼,对他的震撼也是蛮大的。

    毕竟,他还是一个没有和女人睡过的热血青年,冲动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