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09章老狐狸,防不胜防,必须加防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4

    “事情的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幕后操盘手的能力,五年了,我也想看看邢不霍的实力在哪里,接下去,会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过,不管谁输谁赢,在我眼里,他们不过是鹬蚌,而我是渔翁。/46/46791/”沈亦衍沉着地解释道。

    “我明白了。”儒森颔首。

    “明天你就去刘爽身边,你是她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拜托你除了好好照顾她外,记得帮我掐桃花,她的桃花一项旺盛。”沈亦衍无奈的说道。

    儒森眼中有些异样,更恭敬的低下了头,承诺道:“毕竟竭尽所能,保护和照顾好夫人,等待先生的回归。”

    沈亦衍眸色很深,拍了拍儒森的肩膀,“光是等待没有用,记得还要掐桃花,不管是哪朵桃花,你都要给我掐了,她只需要我一个男人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儒森:“……是。”

    总统府

    他们回到家后,穆婉回了自己的房间,整理这几天拍了的照片。

    她拍了很多,很多,大多数都是和邢不霍有关,她把邢不霍的照片全部珍藏了起来,放在自己的电脑里,设置了文件密码。

    邢不霍也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面,明天开始上班了,可是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特别是关于录像的事情。

    一直在忙,忙到了晚上两点多还是继续。

    口渴了,房间里烧的水已经喝完了,他出来倒水。

    “先生,你还没有睡啊,要不要我准备点心。”林嫂听到声音出来问道。

    “不用了,你早点休息吧,很晚了。”邢不霍微笑着说道。

    “那行,我去睡了啊。”林嫂说道,回去房间。

    穆婉其实也没有睡着,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在飞机上也睡了一会,听到说话的声音,走出房间,看到邢不霍还没有睡。

    她能和邢不霍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不霍,能和你聊聊吗?”

    “嗯,上来吧。”邢不霍说道,端着水壶进书房,先烧水,听到穆婉进门的脚步声,语气里没有掩饰关心,“还没睡啊?”

    “睡不着,可能是白天里睡多了的原因吧,明天我就要去公正了吧?”穆婉问道。

    “我已经安排了权威的专家,现在正在和学生哈这边的负责人商量接下来的舆论导向,学生哈那边人说,这段日子出现了一个叫你说有理的app,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流量非常大,已经快要感伤学生哈了。”

    “你说有理?也是类似于学生哈一样的留言平台?”

    邢不霍点头,“他们那边转发一条留言用户能得到一毛,也就是说如果当天的转发流量在1千万条,付出去的费用就是100万元。”

    穆婉理解着邢不霍的话,“你这个意思是说,明天我虽然公正了,正式了清白,他们会请很多水军扭曲事实,攻击我。”

    “不仅如此,你再想。”邢不霍提醒道。

    穆婉知道邢不霍是在教她,心中有些暖意,思索着说道:“学生哈那边以前发一条留言是2分,如果你说有理那边给1毛,也就是让学生哈的用户有意见,他们大部分会去你说有理那边,而学生哈要想存活,必须涨价到一毛或者更多。”

    “往深处再想想。”邢不霍脸色沉重了下来。

    “你说有理那个app有这么大的资金,应该是拉到了雄厚的资金。”穆婉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茅塞顿开一般,担心的说道:“”沈亦衍,会不会出资的人就是沈亦衍。”

    “很多人都知道学生哈是白雅的,白雅五年前就让了出来,让我的人管理,不是哪个商人都有这个胆识和我斗得,而且,这三年前,凌擎那边掌握了a国大多数的财团,也就是说,你说有理这个app拉到的赞助都来自国外。”

    “这不是好兆头,一旦那边的人上位,可能就担负了一部分的国债,这都需要国民还的。”穆婉的脸色也沉重了下来。

    “另外一种可能性是,这个所有的国外投资者就是沈亦衍,但是,沈亦衍在我们下飞机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录像的事情是他故意怂恿别人放出来的,为的就是让我有漏洞可以寻……”

    “他一方面对你示好,一方面和你对着干,这个人心机城府都深不可测。”穆婉插断了邢不霍的话。

    “他的心机不深,也不会扳倒了三大巨头,我现在在和学生哈那边的人商量对策,想出了上百种的策略,明天从你公正后,才是战争真正开始。而最好的方法,除了让学生哈的用户引导舆论的方向外,就是你明天用一天的时间都在线直播。”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沉默着,虽然那些录像都是假的,虽然那次她和陆博林也是被人陷害的,这么久以来,她都是被邢不霍保护的好好的,一点都没有收到外面舆论的伤害。

    突然要直接面对那些人尖锐的针对,她很是担心,“你真的想让我直播?”

    “直播的时候我会一直在,你回答的问题,我都会通过蓝牙耳机发送给你,舆论如果有你直播来引导,可能效果更好一点,沈亦衍故意设计了漏洞给我去突破,但是那个人,我并不完全信任,他城府太深,心机太深,藏有更隐晦的目的。”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点头,“如果你让我直播,我就直播,我是清白的,不怕他们的攻击。”

    “他们应该会问你以前的那些事情,我现在写下了五十二个他们可能会问的问题,已经做了答复,一会你看下,最好都背下来。”邢不霍嘱咐道。

    穆婉深吸了一口气,明天,等于她什么都没有穿的,和别人进行战斗,把过去的伤疤全部都掀开一次。

    但是,如果她赢了,是不是,她和邢不霍就不用离婚?

    “一会你发我的邮箱里,我现在就全部看了,保证全部背会。”

    邢不霍欣慰的扬起嘴角,穆婉答应的事情,都是能做得到的,“对了,你说要找我聊聊,聊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