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1章你爱的人,到底是谁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6

    穆婉看邢不霍不问问题了,下意识的看了眼屏幕上的留言。/46/46147/

    “陆博林现在也在做直播,他要和你当面对质,他说录像是真的。录像里面的人,就是你们,当事人都已经承认了,你还在否认!”

    穆婉急了,“当面对质就当面对质,我和陆博林谈过恋爱,但那都是在我没有嫁给邢不霍之前,我和他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

    “谁能证明呢?你们各执一词。”

    “我……”

    “穆婉。”邢不霍打断穆婉的话,“别冲动。”

    “你什么?”

    邢不霍也料到了陆博林可能会出来,“可以和他语音连线,当面对质,但是你必须保持冷静,不要冲动,他们很可能会设计文字陷阱,你每次回答之前,先等我两秒钟。”

    “我可以和他语音连线,当面对质,让他接进我的直播室来。”穆婉很有底气的说道,她和陆博林没有做过,不用畏惧。

    她倒要看看陆博林要怎么恶心她。

    不一会,陆博林真的接进她的直播室来了,他们的对话,别人都能听到。

    “你终于肯理我了,之前打电话给你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对我这样,我为你都和你小姨离婚了,你呢,关机,把我拉黑,你就这么对我。”陆博林控诉道,深情款款的。

    “什么时候和你好好的,你不用做误导性的留言,我从m国离开后,就没有和你再联系。”穆婉否定道。

    “你非要说的那么绝情吗?我们面都见过,什么没有联系,这件事情项家的人都能够证明。”

    “那是因为项家出了事,我回项家,你是我小姨的丈夫,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见了面,但是平时有联系过吗,如果有联系,请你提供我们联系的话单,这个在营业厅都可以打印的,你打印出来啊。”穆婉生气的说道。

    “我不想在公众面前把这些都透露出来。”

    “你现在做的事情又是什么!陆博林,你凭良心讲,你和我发生过关系吗?”穆婉不淡定的吼道。

    “我和你有没有发生关系,你比我更清楚。”

    “我什么比你更清楚,我当时被迷晕了,什么都不知道。”穆婉冲动的说道。

    “穆婉。”邢不霍想要拉住穆婉,来不及了。

    陆博林勾起嘴角,“所以,你是承认了录像里面的人就是你。”

    穆婉瞬间脸色苍白,她终究还是太嫩了点,抱歉的看向邢不霍。

    邢不霍在帮她洗白,把之前的录像女主角也说成不是她,现在证明她在撒谎,那么,公众对她的信任也会降低,以至于不相信其他女主角不是她。

    “怎么,在看你的幕后团队?他们没有想到你会招认吧。”陆博林暗讽的说道。

    穆婉知道,即便自己现在改口,别人也不会相信她了,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了,索性,破碗破摔了,“你跟着别人一起陷害我,有意思吗?你如果真的爱我,你不会给我致命的一刀,陆博林,我还是看清楚了你,只可惜,没有一开始就看清。”

    “爱不爱,我心里很清楚,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不管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

    “包括冤枉我,陷害我,伤害我?”穆婉反问道。

    “冤枉,你和我没有睡过吗?录像是假的吗?”

    “我和你就没有睡过!录像就是假的!”穆婉激动的说道。

    “和你没睡过的是邢不霍,是你亲口跟我说的,你能否认吗?”陆博林提高了分贝。

    穆婉抿着嘴巴,她真很想撒谎,她都决定做一个坏女人了,可是,现在的她,还做不到他们那样卑鄙。

    而且,她担心,她如果说睡了,他们拉着她去公正,她膜还是完整的,那是把邢不霍推向舆论重心,不像现在,只是矛头针对她一个人,邢不霍至少可以置身事外。

    “我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有公证处可以证明录像里面的人不是我,你们有些人会想,录像里面的不是,并不能代表没有做过。

    我是一个总统夫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夫人,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让自己被冤枉被陷害,让整个国家陷入舆论中心,在国际上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我有罪。也有错。”穆婉含着眼泪说道。

    邢不霍有种不好的预感,着急的喊道:“婉婉,你想干嘛,别冲动,一切从长计议,相信我有。”

    她相信他,她也知道他会有办法。

    可是,她遭受过这样的非议,再留在他身边,有心的人会在日后不断提起,他如何作一个堂堂正正的总统。

    他会被她拖累。

    “我不适合做总统夫人,不应该让你们为我的事情烦心,操心,担心,今天起,我会和不霍离婚,但我问心无愧,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穆婉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镜头,眼神更加的坚定。

    “我从没有出轨,也没有做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国家的事情,如果你还有一分清醒的理智,如果你还有一份做人的良知,如果你知道真相,那就请你们不要再攻击,国家需要的是和平,需要的是团结,需要的是支持,需要的是和睦,需要的是一致对外。

    我也希望,这件事情随着我的离婚,不要再议论了。谢谢大家。”穆婉留着眼泪说道,颔首。

    她没有看评论,不敢看,本来就做了最坏的决定,燃起过希望,现在也该了结了,这样,不霍连记者会都不用开了,听好。

    她关掉了直播。

    “你为什么这么说?”邢不霍冲上去说道。

    穆婉止住了眼泪,看着邢不霍眼中也有不舍,她心满意足了,扬起了笑容。“我想回家了。回我本来应该去的地方,对不起啊,不霍,我不能陪着你一起前进了。”

    邢不霍眼中一紧,也蒙上朦胧的雾气。

    结婚那天晚上,他对着穆婉说过:以后的路,你陪着我,一起前进,只要你不走,我答应你,不会留你一个人,在孤独中彷徨。

    他真的没有放开她的手,即便再沉重,他也想要拉着她一起走的。

    是她,先放开了手,让他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你爱的人,到底是谁?”邢不霍沉声问道,声音都沙哑了几分,灼灼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