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2章该来的,总归要来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7

    她爱的人,是他。/40/40386/

    可此时此刻说出来,一点用都没有,只会给他负担和压力。

    “我不想说,或许,你以后会知道,或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也不用知道。”穆婉哽咽的说道。

    “为了他,你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自甘堕落?”邢不霍也生气了。

    “是,所以,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想回去,我必须回去。”穆婉眼圈都红了,不想再说,再说,她的情绪会崩溃的,走出了直播室,回去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邢不霍拧着眉头,很是烦躁。

    “总统,现在该怎么做?”邢不霍的手下问道。

    邢不霍幽深的看着电脑,穆婉直播了她要离婚,他怎么做,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而且,她还是想走……

    他吞咽了苦水,叹了一口气,“把律师叫过来吧。”

    “是。”邢不霍的手下出去办事。

    他的心里很闷,脑子里很闷,打开了窗户,一阵寒气进来。

    两只狗正在追逐嬉戏,他和穆婉过年时候搭建的雪人已经在融化,正如他们的婚姻,已经不稳固。

    手机响起来,他看是沈亦衍的,接听。

    “你妻子有些冲动。”沈亦衍开口道。

    “她还小,能够保持这样的理智已经不容易,她只是不屑解释。”邢不霍沉声道。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离婚?”沈亦衍试探性的问道。

    邢不霍沉默着。

    沈亦衍也有耐心的等着。

    “可能,这个便是因果循环,我分开了你和刘爽,你有什么打算?”邢不霍反问道。

    “我有种预感,现在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你妻子的性格,挺有意思,看着柔柔弱弱的,特别的刚烈,性子也要强,我想到了白雅,她和白雅的性格有几分像。”沈亦衍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还小,白雅她那个年纪的时候还没有遇到顾凌擎。”

    “所以,你喜欢上她,是因为她和白雅很像的缘故?都说双胞胎会喜欢同一类型的人,这叫心灵感应。”

    “我喜欢白雅,我不否认,以前我经常在梦中梦见她,她的笑容,她的眼泪,她受到的伤害和努力挣扎,这一切都真实的出现在我的记忆里。”邢不霍说道。

    穆婉站在门口,心口被什么刺痛了一下,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一直猜测邢不霍喜欢白雅,每次也在邢不霍面前故意提起,但是,他不承认,也不否认。

    这算是她第一次这么清晰的听到邢不霍说出来,心脏太过疼痛,好像铺天盖地的海浪朝着她冲过来,要让她彻底的窒息。

    她捂住了心脏,恍惚的转过了身。

    她需要空间和时间,自我调节。

    “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顾凌擎的记忆,因为双胞胎的心灵感应,我才能知道,我以为那是爱,事实上,并不是,我只是一时间没有区分顾凌擎和我的情感,所以,我对白雅的喜欢,只是来自于亲人之间的喜欢,以及对她这个人的欣赏,没有男女之情,既然没有男女之情,我怎么可能会因为她性格的原因喜欢上穆婉呢?”

    “你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是想表达你喜欢穆婉这个人,还是想表达,你压根就不喜欢穆婉?”沈亦衍问道。

    邢不霍轻笑了一声,“我更想知道,你打这个电话给我的目的是什么?看好戏,幸灾乐祸,还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已经酝酿了另一个阴谋?”

    “如果我说,我只想表达关心和惋惜,你信吗?”沈亦衍反问道。

    “我信和不信,我相信你都无所谓,而对于我来说,只看结果。”

    “现在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候,好吧,我只是来提醒你的,不用太过悲观,这只是开始,今天你肯定很忙,我就不打扰了,再见。”沈亦衍说着,挂上了电话。

    邢不霍气恼的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他已经很久没有脾气失控了,一项掌握的很好,但是,就刚才那一瞬间,他觉得特别的烦躁,想找了出口把心中的郁结之气发出去。

    他深呼吸,控制,控制,再控制。

    手机响起来

    他看向地上,来电是顾凌擎的。

    他眸色深的好像漆黑的夜,隐藏了太多的情绪,捡起了地上的手机,接听了。

    “你准备怎么办?”顾凌擎沉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邢不霍勾起了嘴角,眼中一点笑意都没有,偏偏吊儿郎当了起来,踢开椅子,坐了下来,“离婚,本来就是预料中的事情。”

    “小雅说尽可能给穆婉多一点,她牺牲了很多,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你不受她的牵连。”顾凌擎沉声说道。

    “我知道,先这样,我去看看他。”邢不霍沉下脸来,挂了手机,出去。

    穆婉不在房间里面,她的包在的。

    “婉婉。”邢不霍喊道。

    没有人应他。

    “婉婉。”邢不霍推开洗手间的门,还是没有人应他。

    他披了一件大衣出门,看到蹲在湖边的穆婉,大步走过去。

    她再把她种的风信子全部挖出来,觉得风信子很像自己,风信子的花语更像自己,等待着爱人的欣赏,却只能嫉妒他给别人的爱,太过忧伤。

    她很烦,也很厌恶现在的自己。

    “出来的时候怎么不穿一件衣服,你这样会受凉的。”邢不霍拧着眉头呵斥道,把衣服脱下来,给穆婉披上。

    穆婉把他的衣服拿下来,递给邢不霍,“你自己穿吧。我也不冷。”

    邢不霍扫了一眼地上的风信子球茎。“种的好好的,为什么把它挖出来?”

    “我觉得不会开花了,也许已经死了。”

    “就算死了,也应该埋在土里。”邢不霍柔声道。

    穆婉停止动作,叹了一口气,“你说的好像也对,我好像多此一举了。”

    邢不霍怜惜的看着穆婉,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穆婉刻意的回避着邢不霍的目光,站了起来,“我有点饿了,不霍,可以吃饭了吗?”

    邢不霍抬头看她,缓缓地站起来,“我让林嫂现在做,一会就可以吃了。”

    “好。”穆婉说着,朝着别墅走去。

    他们刚吃好晚饭,邢不霍喊的律师过来,穆婉整个人都僵直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该来的,总归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