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3章如果情根深种,是否,还能重新开始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7

    只是,比她预想的还要快了一些。/40/40386/

    “总统好,夫人好,我是你们的离婚律师。”律师恭敬的颔首道。

    “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律师提。”邢不霍说道。

    穆婉沉默着,像是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婉婉。婉婉。”邢不霍喊道,坐到了穆婉身边。

    穆婉缓过神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先休息一会,明天再处理一样的。”邢不霍担心的说道。

    “不用了,明天你还要上班呢,耽误你的时间不好,而且,国民都在等着,我的事情早处理完早好。”穆婉轻柔的说道,看向律师,“我净身出户就行,本来就没有带来什么,也是因为我的问题。”

    “我会给你五千万,你不够再跟我说。”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摇头,“我不需要,离婚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你不需要为我再做什么,我也能养活自己。”

    “别倔,听话,至少你要一个保障。”邢不霍担心的说道。

    穆婉扬起笑容,“最大的保障是自己,就这样吧,我要净身出户,就这样,有些累了,我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就搬走。”

    穆婉站起来,不再和他们说话,进了自己的房间,脱了衣服,躺在了床上,澡都没有洗。

    为什么不要邢不霍的钱呢?

    有了五千万,她这辈子都会衣食无忧,过着锦衣玉食,想买什么买什么的生活。

    可这不是她要的。

    女人想要物质生活丰富很容易,想要精神丰富却很难,她对邢不霍唯一的一点奢望,就是希望他不要忘记她吧。

    她定了明天中午回m国的机票,闭上了眼睛,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一直睡到自然醒。

    很奇怪,这一晚,她没有再做噩梦,反而很平和,起床,刷牙,洗脸,化了精致的妆容,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箱。出门,邢不霍已经在楼下了。

    她拎着行李箱走到他的面前,“离婚证办好了吗?”

    “还没有。”邢不霍收起手机,“我把五千万已经打到你的账上去了。”

    “你一直这么一意孤行,却不了解别人真的要什么。”穆婉温柔的说道。

    “人会在冲动,悲伤,不如意的时候做出错误的判断,我了解你的性格,要是以后你真的困难了,你不会来问我要这五千万,你会硬着头皮撑下去。”

    穆婉微微的扬起笑容,“人活一辈子,不过短短的七十年,快乐是一种体验,磨难是一种体验,等我到死的时候,我能无悔,就可以了,所以,我还是想按照我要的人生走下去。”

    “去吧,我支持你的选择,但是钱你拿着,关键时候能够用,也可以打电话给我。”邢不霍深深的看着她。

    钱都已经到她账上了,她还能再说什么,“那就谢谢了。”

    “我安排了飞机送你去r国,那个海边的别墅也是送给你的,你在r国可以学习漫画,那不是也是你想走的路吗?”邢不霍反问道。

    “不用了,不霍,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以后的路上没有你,我也没有设计你的参与,你就让我一个人走吧,我也该适应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自己独立了,正如你说的,白雅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没遇见顾凌擎,我的路,还很长,我总归要自己走的。”

    邢不霍拧起了眉头,“你还是要回m国?”

    “我是我原本在的地方,我从什么地方来,我回什么地方去,我在什么地方摔倒,在什么地方站起来,你也好好加油,你的未来,可比我还精彩。”穆婉笑着说道。

    她看了一眼厨房,“早饭我就不吃了,我昨天晚上定了回m国的机票,现在赶去坐飞机,饭我可以在机场吃的。”

    “我送你。”邢不霍站起来。

    “不要了,你是总统,别人都认识的,我们都离婚了,你再送我,有心人又要搞文章了,保重了,不霍。”穆婉始终微笑着说道,看起来一点都不悲伤的感觉。

    邢不霍的深深的看着她,看起来很平静,却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看着她从屋里走出去。

    他还是站在原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体内流失了一般,心情蒙上了细雨,还是冬日里的。

    穆婉拖着行李走,行李的轮子在地上滚动着,发出很响的声音。

    她记得昨天走的匆忙,挖出来的风信子的球茎还丢在地上呢,如果她不去处理下,会烂的吧。

    她朝着湖边走去,球茎又被种回到了土里。

    穆婉看着发呆,是林嫂干的,还是邢不霍干的。

    手中的行李被人夺了去,穆婉回头,看是邢不霍。

    “我送你去机场,我不下车,没有人会发现我的。”邢不霍沉声道,霸道的拎着行李走。

    她也只能跟在邢不霍的后面,上了他的车。

    邢不霍戴上了墨镜,穆婉怕被别人认出来,不仅戴上了墨镜,还围上了围脖,可以拎出来当面具的那种。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穆婉看了一眼时间,9点10分,从总统府到机场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倒计时,他们能相处的,也就这最后的一个小时。

    可,在这最后一个小时里,她却找不到话题,平日里,她和邢不霍有很多话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结局。

    “几点的飞机?”邢不霍问道。

    “十二点四十五。”穆婉说道。

    “还早。”

    “也不早了,去机场坐飞机不是去了就能走的,要先拎登机牌托运行李的,这些需要提前两小时的。”穆婉说道。

    “是这样吗?”邢不霍不解,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坐航空公司的飞机了。

    手指轻点着方向盘。

    穆婉看着他好看的手指,邢不霍在心烦的时候才会做这个动作。

    她轻叹了一口气,视线看向窗外。手紧紧的握住安全带,“我……”

    “我……”

    他们两个人同时异口同声。

    “你先说。”邢不霍沉声道。

    “我心目中的总统大人可不是吞吞吐吐不爽快的人,你先说吧。”穆婉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