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6章手起刀落,他就是王者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9

    穆婉躲开了,拿开了项上聿的手,往前走了一大步,斜睨向他,“如果你娶我,我现在就答应你,只是做你见不得光的女人,我要思考三个月的,所以,我还不是你的女人。/46/46791/”

    项上聿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光,深吸了一口气,“三个月时间太长。”

    “那半年吧,半年后我再答复你。”穆婉俏皮的说道,朝着门口走去。

    项上聿的黑衣人拦住了她,不让她走。

    穆婉转身看向项上聿,“我不想的事情,谁都不能勉强我,我的性格,你了解的。”

    “三个月,我等你的答复。”项上聿说道。

    穆婉点头,“那麻烦让你的人让让。”

    “我亲自送你回项家。”项上聿沉声道,“先过来把晚饭吃了。”

    穆婉笑了,手放在背后,朝着餐桌走去,“你还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

    “总比被你淡忘的好。”项上聿意味深长的说了这句。

    这五年来,她待在邢不霍身边,还真的是把他们这些人都忘记了,没有说话,坐在了餐桌前,继续吃饭。

    手机响起来

    她拿出来,看是邢不霍的,眼中瞬间有些瑟瑟然的。

    如今的穆婉已经是项婉了,很快,也会是别人的女人。

    她没有接听他的电话,挂了,低头继续吃饭。

    手机又响起来,还是邢不霍的,她拧眉,接听了,“怎么了?”

    “到了对吧,你没有发消息过来。”邢不霍说道,语气里有些责备,不过,更多的是无奈和担心。

    “嗯,到了。”

    “有人刁难你了吗?”邢不霍关心的问道。

    就算是刁难了,他也不能来到她的身边啊。

    “不霍,谢谢你的关心,但是就到这里就可以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在一起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了,再多的关系和担心都是多余和浪费的,因为我们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以后,别再打电话来了。”穆婉决绝道。

    “就算是做朋友也不行吗?你可以把我当做你哥哥。”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勾起嘴角,她的战争,不想拉他进来,她的守护,她自己知道就可以,“我不需要。”

    她挂上了电话,把手机关机了。

    项上聿定定的看着她,感叹道:“女人绝情起来还真是可怕,邢不霍对你还不错的,最后的时候还帮你办直播。你利用完他后,就这么直接把他丢掉啊。”

    穆婉把手机收起来,“你要是害怕被我利用呢,就少来招惹我,看到我的时候离我远一点。”

    项上聿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犯贱。”这两个字从她口中吐出来。

    项上聿觉得某个地方被她刺激到了,按住她的后脑勺,堵上了她的嘴唇。

    穆婉紧抿着嘴唇,能感觉到他口中的湿润和热度,以及陌生的雄性荷尔蒙。

    理智上知道,她应该勾引他,直接睡了,然后拿到证据,播放出去,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那样项上聿也被她染黑了,要做总统难了。

    可情感上,她是拒绝的,她的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

    项上聿松开她,盯着她冷然的眼睛,衍生出征服的欲望,再次想要吻上她的嘴唇。

    “项先生也不怕爱上我,自毁了前程。”穆婉提醒道。

    项上聿停止了动作,勾起嘴角,“把你接过来,我就有了完全的准备,这里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冬天里自然没有苍蝇的,敢不敢在夏天里的时候跟我说这句话?”穆婉挑衅道。

    项上聿眸色深了好几分,“真想现在就要你。”

    穆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的一句真想,已经告诉了她,他实际上不会那么做,项上聿是个理智超乎情感的人,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从不对人真心,即便是他的父母,他也没有真心的时候吧。

    “我送你回去。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们的神情。”项上聿说道。

    穆婉勾起嘴角,眼中闪耀着晶亮的光,太过闪耀,连项上聿都觉察到几分诡异,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寒。

    车上,穆婉没有再说话,闭着眼睛,很多想法在脑子里游走着。

    项上聿的视线一直放在穆婉的脸上,她明明年纪很小,但是那种成熟淡定的气质,是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呢?

    穆婉睁开了眼睛,侧目,对上项上聿的视线。

    项上聿长得像他母亲,她的母亲以前是个演员,长的是极好的,也因为他那容貌,在项家那些孩子中又脱颖而出,这也是外公特别喜欢他的一部分。

    只是那么好容貌的人,为什么,心就那么黑暗呢?

    穆婉扬起笑容,“他们都说我比你长得好看。”

    “那些人是没有长眼睛吗?既然没有长眼睛,还留着眼睛干嘛,你说出他们的名字,我让他们立马知道说错话的后果。”项上聿幽幽的说道,三分真,三分假,三分邪魅,一份荒诞。

    “你妈,还有你爸。”穆婉说道。

    项上聿:“……”

    他也笑了,“如果是他们说的,我得给他们一次机会好好想好后说,毕竟是我父母,亲疏有别,对吧。”

    穆婉微微起身,手搭在项上聿的后颈上。“如果我也这么说呢?而且,我不准备改口,你也要挖了我的眼睛么?”

    项上聿望着她明媚的样子,眸色闪耀着波动,手指拂过她光滑如丝绸一般的脸颊,“事实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一直很美,时而妖冶,时而冷清,时而热情如火,时而清淡如冰,我好像从来没有看清过你。”

    “被你看清,我也就不是穆婉了。”穆婉勾起嘴角,魅惑的说道。

    项上聿缓缓的想着她的嘴唇吻去。

    穆婉闭上了眼睛。

    他的呼吸往下一沉,这张唇,是他从少年起就渴望的,并且魂牵梦萦的。

    眸光一闪,像是想到什么,没有亲上去,别过了脸,面无表情的正视着前方。

    穆婉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不远处,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对着穆婉摇了摇头。

    穆婉的眼神暗淡了一下,侧靠着椅子,“都说英雄过不了美人关,上聿,你不是英雄。”

    “英雄容易早逝,我要做站在巨人头上的王者,婉婉,你会支持我的,对吧?”项上聿意味深长的说道,举起了手,像是要发号令一般,勾起了嘴角。

    穆婉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