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7章想弄她,呵呵,那来吧!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29

    项上聿落下手。/0/46/

    穆婉听见砰的一声,担心的看向窗外。

    她的人从摩托车上摔下来。

    她的心里一紧,眸中掠过杀气,只是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邢不霍教她,越是慌乱的时候,越要震惊,那样才能越理智的不出错。

    五年不见,项上聿的心机比以前埋伏的更深,他的谋略也远远超乎她的预期。

    她在他的面前露出一点马脚,可能现在死的就是她。

    她假装没有看到窗外的情景,继续闭上了眼睛,疏离而又淡漠的样子。

    项上聿也没有说穿她,握住她的手,把小拇指上的扳指带到了她的中指上面。

    穆婉抬头看向他。

    “他们都知道这个是我的,虽然可能你会受他们排挤,但是他们不敢伤害你。”项上聿沉声道。

    穆婉露出笑容。

    项上聿的东西,她可不敢收,这个扳指里面百分之90有窃听器,百分之99有追踪器。

    她把戒指从手指上拿下来,重新带回到了他的小指上,“戒指这样的东西,不要乱送。”

    “你是受虐体吗?你回去很可能会没命。”项上聿冷下脸色。

    “记得帮我报仇就好了,怕什么。”她歪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上聿,你还记得我成年后第一个情人节,你送我什么礼物吗?”

    “说好了不提。”

    穆婉笑了,“你送了我一盒费力罗,每一个费力罗里包了狗屎,事实上,我压根没有拆开来,我早就知道,你不会送给我好东西。包的时候很辛苦吧?”

    “你知道的,年少的时候有一堆孩子听我的,他们对干坏事很热衷,我不用自己包,我让他们包就可以了,你们班有一个女同学叫金泽珠,她很讨厌你,我让她包的。”

    “看来我没有猜错,我把你的那盒费力罗直接放到了她桌子上,写了你的名字。”

    “想要整你还真是不容易。”项上聿感叹道。

    穆婉看向他,“这次不是整到了吗?迷晕我拍录像的这个主意是你出的,还是楚煜冰出的?”

    “重要吗?”项上聿锁着她冷淡没有一点波澜的眼眸。

    “重要,我总要知道我是输在谁手上,你,还是他?”穆婉撩过脸侧的头发。

    “我的主意,如果是他的,你以为你还能保持清白?”

    “那我还要谢谢你咯。”穆婉灼灼的看着他,好像正在燃烧的封腾,明媚,耀眼,看着火热,却让人难以靠近。

    “我也是为自己考虑,我知道你会回到我身边的,婉婉。”项上聿确定的说道,扬起笑容。

    那些笑容形成密不透风的网,想要把她笼罩住。

    她真觉得,现在有点累了,等回到项家还有恶战,她现在跟项上聿交锋,讨不到好处,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闪过邢不霍微笑着的样子,心里像是被一根刺刺中,酸涩而发疼。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算计她,只会帮助她,爱护她,宠她的人,为她着想的,只有邢不霍了。

    把她当朋友也好,妹妹也好,这份感情都值得她用尽全力去报恩。

    眼泪静静的落下来。

    这是她和邢不霍分开的第一天,她却如此的想念。

    项上聿用指腹擦了她的眼泪,好奇道:“你哭了,你以前从来不哭的。”

    穆婉睁开红红的眼睛,看着他,扬起笑容。

    以前的穆婉无坚不摧,生死不惧,无情无爱,现在的穆婉,心里有块最柔软的地方,一碰,就是汪洋大海。

    “应该是快要回项家的缘故吧。”穆婉随便找了个原因说道。

    “你可以不回项家,我也不支持你回项家。”项上聿沉声说道。

    穆婉不说话了,幽幽的看着前方,她还是得回项家的,如今,能阻止项上聿做总统的人,只有项问天了。

    项问天虽然也是项家的人,但是他刚正不阿,光明磊落,也对如今的皇权忠心耿耿,项家只要有项问天执政,楚煜冰的野心就很难达成,她也能守护邢不霍了。

    车子继续前行着,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到达了项家门外。

    穆婉看着眼前这宏伟的建筑,很多记忆从脑子里游走。

    项家是m国第二显赫的家族,事实上,这几年里,风头远远超越华家,家里不比皇宫差。

    然而就在这个宫廷般的大家族中,上演着杀人不见血的争斗,各种权利的追逐和战败后的牺牲。

    大门打开了,项上聿的车子进去,经过几幢房子,在正中心的大殿前停下了。

    穆婉走进大殿,项家几个掌权人都到了,包括她的小姨项芝秋,每个人的脸上怀中不同的心思。

    穆婉一个个喊道:“大叔公,三叔公,四叔婆,六姨母,叔叔,妈妈,大舅,二舅,三舅,小姨妈,我回来了。”

    “哟,你还有脸回来!做了那么多丑事是给我们项家蒙羞吗?你怎么好意思面对我的,真是不要脸。”项芝秋鄙夷的说道。

    “芝秋,事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别胡言乱语。”项问天说道,“辛苦你了,晚饭吃了吗?”

    “谢谢三舅,我吃过了。”

    “我给你安排了房间休息,你暂时先住在湖边小院吧,那里比较清静一点,也符合你的性子。”项问天说道。

    “凭什么让她住在湖边小院啊,那个地方我平时也要过去住住的。”项芝秋不愿意的说道。

    “那个小院有好多房间,小姨如果想过来,随时欢迎。”穆婉笑着说道。

    “谁要和你住在一起啊,你勾引了一个姨夫,难不成还要勾引另外一个姨夫,我说姐,你可当心点姐夫,听说后父和继女最容易搞在一起了。”项芝秋尖酸刻薄的说道,说的很难听。

    “小姨,陆博林喜欢的是我,我很抱歉,我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但是请你放心,他那种人渣我看不上,也永远不会给他机会,至于楚煜冰,我也看不上他,你尽管放心。”穆婉风轻云淡的说道。

    项芝秋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红,“你的意思是我看上的男人你都看不上咯,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他们看得上你吗?你不过就是邢不霍不要的糟糠,一个被离婚的女人。”

    “纠正一下,要求离婚的是我,被离婚的……是你。”穆婉毫不示弱的回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