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18章你现在要我做什么!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30

    穆婉,你说什么,快跟你小姨道歉。/20/20341/穆婉母亲厉声说道。

    穆婉的心里被刺痛了一下,看向她母亲项雪薇,我一进门,小姨就对我很不客气,母亲怎么不让她对我道歉呢?请问,我错在哪里需要跟别人道歉。

    我以为你做了几年总统夫人能够收起你任性的脾气,没想到你还是死性不敢,既然你称呼她为小姨,那她就是你的长辈,即便教训你几句也是应该的。项雪薇严肃的说道。

    穆婉扬起嘴角,眼中隐匿着伤感,我做了几年总统夫人,才知道我的母亲比不上别人的母亲,就连别人母亲的百分之一都没有,虎毒不食子,狗生了娃还担心孩子被别人抱走,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年纪越大,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别留在项家,免得惹你小姨生气。项雪薇冷情的别过脸。

    我的爸爸已经死了,我的妈妈不要我,这里是我外公家,我为什么不能待在这里,我有点累了,小舅,我先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再来拜访你。穆婉颔。

    三哥,你看她,还把自己当总统夫人呢,够目中无人的,我不想和她待在同一空间下,有她没有我,有我没有她。项芝秋跺着脚说道。

    我记得小姨在别处有别墅吧,而我,在别处什么都没有,如果被人知道项家的孩子流落街头,一定会给项家又增添一项不仁不义,冷酷无情的罪名。穆婉淡淡的说道。

    项芝秋恼了,那是你罪有应得。

    好了。项问天话,你们都误会穆婉了,我们项家被小人暗算,穆婉的那些录像也是假的,现在穆婉还是完璧,她为了不让外人觉得项家和a国总统连谋,才损了名誉,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

    项芝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a国那个总统没有碰过你?

    没有。穆婉回答地坦荡。

    项芝秋勾起鄙夷的嘴角,怪不得你的脾气变得越来越阴阳怪气,原来是老初女啊,我听说,越老越变态。

    没有小姨那么自在,十六岁就给了……穆婉停顿了下,没有说下去。

    项芝秋过去的那些事情,项家的人都是知道的。

    成年旧事提起来,脸上无光,毕竟,以受害人的角色要嫁给楚煜冰了,伶牙俐齿的,补钙都补到牙齿上了,所以脑子育不好啊。

    穆婉懒得跟她扯嘴皮子了,转过身,拖着行李,去湖边小院那里居住。

    项上聿看着她像是战斗士一般的离开,眸色沉了好几分,隐匿着所有的想法,他也想看看,她非要回项家来的目的是什么?

    然后,他要看着她灰溜溜的回去找他,匍匐在他的脚下,做他死心塌地的女人!

    三哥,你不能留她在,你知道项家现在的处境,如果再留一个下贱的女人,肯定会被人诟病的,外面不知道传的也多难听。项芝秋生气道。

    如果我们连亲人都不顾,更会被人诟病,再说婉婉宁愿牺牲自己,保全项家,就这一点,她就值得被我们项家好好庇护

    ,倒是你,马上就要嫁给楚煜冰了,应该好好收敛自己的行为,不要再让项家抹黑。项问天确定的说道。

    怎么是我抹黑的呢?大姐,二哥,各位叔叔伯伯,你们给我评评理,我嫁给6博林之后,一直很乖的,要不是6博林被她勾引了,我现在还是良家妇女呢,还有,这个项家是我们大家的,不是你三哥的,留不留下穆婉是应该全家投票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片面直言,你还不能代替整个项家!项芝秋怂恿道。

    爸爸走的时候把项家交给我管理,我就有这个决定权,你可以反对,但反对无效。各回各家。散了。项问天霸道的说道。

    项芝秋生气的离开。

    二小姐,你不要生气,气坏了,没有人能够替你。项芝秋的乳妈单香宽慰道。

    穆婉让我丢进了脸面,现在还回项家来,三哥还护着,怎么能让我不生气,那小丫头片子生来就是和我作对的,我饶不了她。项芝秋生气的说道。

    你也知道三少爷护着她,你公然要对付她,三少爷肯定不同意,而且会阻止你,有些事情偷偷的做,还不能留下把柄。单香凑过脑袋,压低声音说道。

    项芝秋觉得单香说的有道理,该怎么做?

    你今天就搬进湖边小院去,反正她也答应让你住的,然后,关起门来,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面上还要装着对她很客气的样子,她就算找三少爷告状,也没有证据。单香说道。

    听着有道理,那行,我们今天就搬过去,晚上再办个派对,吵死她,她不是喜欢安静吗?我就不让她安静。项芝秋得意洋洋的说道。

    单香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久而久之,就算你不赶她走,她也会夹着尾巴离开了。

    我劝她还是早点走,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项芝秋阴鸷的说道。

    *

    穆婉回到了湖边小院,项家的佣人还是积极的,即便这里没有人住,也打扫的干干净净,被子也晒的很干。

    她把自己的东西从行李箱中拿出来。

    东西并不多,少量的衣服,少量的鞋子,少量的化妆品,就像是一次旅行,而不是带着全部的家当。

    她准备改头换面重新生活的,所以,衣服,化妆品,饰都要重新买的。

    她关好了门后,出去,现在去商场应该还不晚,也有点事情要处理下。

    她拨打电话出去,博比,是我,我现在已经回到项家了,你的人没事吧,我看到他从摩托车上摔了下来。

    项上聿手下留情了,只是击中他的手臂,应该只是警告,这个男人很危险,你要小心。博比沉重地说道。

    放心,他不是我们的目标,你要的,我帮你得到,我要的,你也要帮助我就行了。

    你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博比神会的问道。 添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