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20章死猪不怕开水烫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31

    “你可以不让。/46/46791/”穆婉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手拿了一杯鸡尾酒,慢慢的品着,淡漠地看着这些人的纸醉金迷。

    俗话说,物以类聚,果然说的没错。

    项芝秋是什么样的人,结交的朋友也是什么样的人,要不是伪名流真小鸡就是假绅士真流氓。

    “单妈,像个办法给她一点教训,我看她很不顺眼。”项芝秋锁着穆婉生气的说道。

    “二小姐放心,我早就安排好了,一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单香自信的说道,看向角落,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女孩从角落里出来,打扮的很精致,其中一个戴着长长的流苏耳环,一个戴着很大的圆形耳环,脖子上还有玫瑰的纹身。

    她们故意走到穆婉面前。

    “咦,这个不是录像的女主角吗?听说还是a国的总统夫人,a国的总统是那方面不行吗,还要勾引自己的姨夫,真是不要脸啊。”流苏女孩鄙夷地说道。

    “是啊,看着倒是个老女人,骨子里那么风骚啊,长的也不怎么样,跟她小姨比都不能比,她姨夫怎么能看上她的啊。”圆形耳环配合着说道。

    “肯定是床上比较厉害了,你看那些视频,还有在野外就做的,还故意拍下录像,贱的可以,有些男人就喜欢这种贱的,反正玩玩,又不要钱。”流苏女孩说的越来越大声。

    “啊,还是倒贴啊,这年头真的是什么脑残女人都有,怪不得a国总统不要她,换做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女人吧,这么贱,也不怕有病。”圆形耳环也说的越来越大声。

    “说不动已经有病了,你看她那么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活该被男人抛弃。”流苏女孩继续着。

    穆婉像是没有听到他们说,面不改色的。

    既然这是一场表演,她就好好当一个看戏人,不管是多精彩的表演,总有落幕的时候。

    “我听说她以前就勾引自己的姨夫,被她小姨发现了,要赶她走,她才嫁到a国去的。”

    “a国总统是个傻子吗,这样的女人都要,现在好了,戴绿帽了。”

    黑妹看着那两个人说说说,拧起了眉头,问穆婉道“夫人,他们说的是你吗?我看他们怎么一直看着你。”

    穆婉微微一笑,“应该是吧。”

    “我去教训他们。”黑妹不淡定的说道,站了起来。

    穆婉握住她的手,“这些人的目的就是要激怒你,要你难过,要让你情绪崩溃,为什么要上他们的当呢?”

    “可是他们说的气人。不给他们点教训,就觉得我们好欺负。”黑妹生气的说道。

    “这里的人,都是他们的人,你有一点点不对,就会被他们拍成了录像,用断章取义的方式放到网上去,这些人既然敢来惹我,肯定要给他们点教训的,但是不是现在。更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会指鹿为马,明白吗?”穆婉教黑妹道。

    黑妹眼珠子转啊转啊,依稀的明白了。“我知道了。”

    “他们既然粉墨登场,自然有下场的时候,不要给人留下把柄。”穆卫娜提醒道。

    “嗯。”黑妹应了一声。

    穆婉有点累了,毕竟赶路了一天,斗智斗勇,很费脑,可按照项芝秋的性格,今天晚上肯定要玩一晚上的。

    她勾起嘴角,拨打了电话给项上聿。

    项上聿听着她那边吵闹的声音,拧起眉头,“怎么那么吵?”

    “小姨搬了进来,现在在弄派对,自然是吵的。”穆婉好声好气的说道。

    “我说让你住在我那,你非不听,现在要我来接你啊?”

    穆婉靠在沙发上,手肘撑着脑袋,“我打电话给你,不是让你数落我的,不需要来接我,我只是想问问你,到家没?”

    “到了,你还是那么倔,她估计要开一晚上派对,而且,估计会天天开,你受得了吗?”

    “她已经三十六了,而我才二十六,天天开派对,受不了的是她,不是我。”穆婉笑着说道,“只是扫了一圈,好像没有一个长得有你帅,即便难得有一个,也没有你有气质,更没有你的权势。”

    项上聿被她夸的心情不错,“你现在才知道啊,我一会过来。”

    “不用了,这么晚了,明天见。”穆婉主动邀约道。

    “好。那明天见。”

    穆婉挂上了电话,把手机房间包包里。

    那两个女的已经表演十分钟,词穷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单香目露凶光,示意他们再狠一点。

    “真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要脸这么程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流苏女孩说道。

    戴着圆耳环的女孩直接拿着手中的酒泼到了穆婉的脸上。

    黑妹恨恨的握紧了拳头。

    穆婉依旧平静,抽了纸擦着脸上的水。

    流苏女孩看穆婉还没有反应,把手中的酒也泼到了穆婉的脸上。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项问天咆哮道,瞪着流苏女孩。

    流苏女孩害怕了,都说项问天是一头雄狮,发怒的时候很可怕。

    单香立马使眼色,让那两个女孩离开。

    流苏女孩拉着圆耳环的女孩就走,项芝秋立马打掩护道:“三哥,我办个派对怎么了?以前你不是不管的吗?”

    “你要办回你的别院办,你在穆婉的小院里办是什么意思!”项问天生气的说道。

    “这是婉婉答应的,对吧,婉婉。”项芝秋看向穆婉。

    穆婉幽冷的看着她,抿着嘴巴不说话。

    项芝秋看向项问天,继续说道“你看,婉婉也一起参加的。”

    “她参加,你就往她身上泼酒!”项问天扫向人群,没看到流苏女孩,怒道:“酒是谁泼的?”

    没有人应他。

    他估计那两个女孩走了,怒道:“还不给我散了!”

    那群人看向项芝秋。

    项芝秋懒散的点着头。

    那些人纷纷的散了。

    “婉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开派对,你说啊,你又不说,还要跟三哥讲,不是故意让三哥对我有意见吗?”项芝秋当着项问天的面问穆婉道。

    穆婉站了起来,眼神犀利而坚定,气场突然的,变得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