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25章原来,她也可以厚颜无耻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35

    m国和a国的体质很不一样,a国的总统是通过选举上去的,m国的总统,也成为国王,是世袭的。/13/13172/

    a国的政府机构可以通过考试,面试,获得,只要努力学习,就有机会改变命运,获得机会。

    m国的政府机构掌握在几大家族手上,也有专门的军事学校,专门学习军事,管理,政治,经济,但是任命都是由上面指派,进入这些学校读书的,也是那家皇孙公子门。

    她并不能通过考试进入外交部。

    哦,对了,唯一可以通过考试和面试进入的,改变命运的是项武部。

    项家有专门的大学,能够进去读书的,都是尖子生,对高考成绩有很高的要求,并且对武器有非常敏锐的创造力。

    以后这些孩子毕业后,杰出的能进入项武部,专门制造武器,他们的后代,也就可以进入军事学校,以后出来,至少也是个官员。

    她因为是项家的外孙女,很早就从军事学校毕业,只是因为不受重视,没有分配任何工作,还不如那些普通的孩子,至少可以学习一项到两项技能。

    她除了做服务员,只能自学漫画,画点画,赚点钱。

    如今,她要从长计议……

    吃完饭,穆婉和黑妹逛了街,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必须品,回去。

    刚进屋,陆博林从她的房间出来,激动的喊道:婉婉,你真的回来了。

    穆婉清冷的看着他,他看起来倒是很精神,穿着也非常的光鲜亮丽,过得应该还不错。

    你怎么来这里?项家的人应该不会愿意看到你在这里出现。穆婉把卖的东西给黑妹,示意她拿回房间。

    黑妹点头,她也想回去查看下监控,看这小子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自然有进来的办法,婉婉,跟我走。陆博林朝着她冲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穆婉不客气的把他给甩开了,冷冷的看着他,你觉得我会跟你走吗?

    以前的我没有实权,你也知道的,我后母想要害我,现在我拿回了实权,我可以娶你,可以对你好,可以给你带来幸福。陆博林确定的说道。

    穆婉嗤笑了一声,你和我的敌人站在一起伤害了我,现在给我援手,让我跟你在一起?你是不是觉得我蠢的跟猪一样,明知道主人把它养大就是为了吃它,还安于现状!

    我没有要吃你,婉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从此自终爱的只有你一个人,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陆博林提高了分贝。

    这和相不相信你无关,很久很久以前,我从河里捞上了一百元,这个一百元就是你,那个时候的我很饿,很无助,这一百元对我来说,就是全部的希望,但是我不舍的用,怕用了,就没有了,我很珍惜这一百元,因为珍惜这一百元的情谊,有人给我两百元换,我都不换。

    有一天,一阵风刮来,这张一百元从我的怀里飘走了,落在了一坨屎上,你觉得我会把一百元捡起来吗?穆婉反问道。

    你可以捡起来,洗洗再用的,一百元,还是一百元,在你饥饿的时候可以买东西吃,在你寒冷的时候可以买衣服穿,不是吗?

    这一百元在这坨屎上五年,早就发霉,变臭,甚至腐烂,你觉得还有一百元的使用价值,另外,当初我的饥寒交迫,现在的我,不缺的,就是钱,这一百元对我来说,早就没意义,陆博林,你懂吗?穆婉沉声道。

    你说谁是屎呢?项芝秋生气的走进来,到了穆婉前面,一巴掌甩在了穆婉的脸上。

    穆婉防不胜防别过脸,雪白的脸上三道手指印。

    她转过脸,正对着项芝秋,打个比方,不要放心上,屎可比你高档多了。

    你!项芝秋火大的,有一巴掌朝着穆婉的脸上刷过去。

    穆婉握住了项芝秋的手,甩开了,一巴掌甩在了项芝秋的脸上。

    项芝秋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穆婉,你居然打我,你外公都没有打过我!

    穆婉冷漠的看着项芝秋,这一巴掌是还你的,外公没有打过你,是因为他宠你,我打你,是因为你打了我!

    你就不怕我弄死你!穆婉不淡定的咆哮道。

    就算我不打你,你就不想弄死我了吗?你分分钟都想弄死我,但你没那个本事,如果你要吵架,我劝你现在就走,我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跟你吵。穆婉冷漠的说道。

    我那两个人是不是你的人打的。穆婉质问道。

    你的哪两个人?穆婉平静的看着项芝秋。

    就是昨天那两个说你的姑娘,他们现在的脸被毁了,你等着他们告你!项芝秋恶狠狠的说道。

    证据呢,在哪里?你怎么证明是我的人打的?

    就是你那个丫鬟,她虽然蒙着脸,但是留着一把辫子,一下子就能够被认出来。项芝秋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也说她蒙着脸,有人故意要陷害我,故意找人打扮成我丫鬟的样子,来挑拨你和我之间的矛盾,你这个还不知道吗?如果是我做的,我会让我丫鬟故意留着辫子让他们认?穆婉反问道。

    项芝秋顿了顿,被穆婉忽悠住了。

    黑妹,出来。穆婉喊道。

    黑妹从房间出来。

    项芝秋看向黑妹的头发,她怎么……穆婉,你是不是心虚,所以让她把辫子剪了?

    请你注意逻辑,不要像个脑残一样,如果真的是我做的,我会第二天就让她剪掉辫子吗?

    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我会做吗?

    另外,我的丫鬟一直在我身边的,你的人什么时候被打的,在哪里被打的,我们可是刚回国,你的人住在哪里,我是不可能知道的。穆婉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项芝秋想想也是,可心里不爽,指着陆博林,这个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和他什么都没有吗?现在在这里私会可被我看见了的。

    穆婉扬起笑容,看向陆博林,眸中挑衅,散发着异样的光彩,你刚才不是希望我和小姨说清楚吗?我和你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在你可以跟着我小姨走了。 给力小说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