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31章谁说的?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38

    她有些担心这是别人的圈套,小心驶得万年船。

    她给项上聿拨打电话过去,直接问道:你的人要接我去哪里?不是上次的别墅?

    呵。你怕了啊?项上聿调侃道。

    怕,当然,谁的命都只有一条,谁不珍惜,要不是因为怕,会上你的车吗?穆婉阴阳怪气地说道。

    听着这句话,还是比较舒服的,你要是每天能这么乖巧我每天好省掉好多心。

    让你省心了,你那里还有我的位置吗?穆婉看向窗外说道。

    她呼出来的热气在窗户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她顺手在窗户上面画了一个哭脸。

    你非要跟我对着干对吧?项上聿的声音沉了下来。

    跟你对着干就不上你的车了,你要带我去哪里?穆婉言归正传道。

    你到了就知道了,放心,我不让你死,谁都不能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谁也保不住你,你记住这句话.项上聿说着,挂上了电话。

    穆婉烦躁,把她画的哭脸全部涂掉了,深吸了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暴躁的情绪渐渐沉静下来,静的令人发指,几乎是冷却了血液里所有的温度,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休息。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车子进入安检,穆婉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外面已经漆黑了,路灯在重叠的树木之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转运珠,正在更大的水缸里旋转着。

    她推开车门下来

    一个戴眼镜的拦在她的前面,穆小姐,请跟我来。

    穆婉只能跟在他的身后,经过一片竹林,到了别墅前面。

    别墅的玄关处放着几双鞋子,戴眼镜的不进去了,守在门口。

    穆婉脱了鞋子,走进去,两个穿着袜子的女服务恭敬的站在门口,穆小姐,请跟我来。

    穆婉忍不住烦了一个白眼,项上聿还没有做皇帝呢,排场倒是比皇帝还大。

    她跟着服务员走到了里屋,服务员递给她一套衣服。

    我不用。穆婉直接拒绝道。

    里面是泡温泉的,每个人都要换上衣服的。服务员恭敬地说道。

    穆婉明白了,接过了服务员递过来的衣服,进入更衣室,换脱下了羽龙服,察觉道身后有异样的气场,转过身,项上聿靠着箱子上看她。

    出去。穆婉不客气地说道。

    怎么,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看过,怕我看啊。项上聿邪佞的勾起嘴角。

    穆婉拧起眉头,那是她今生最大的耻辱,对她来说,项上聿比陆博林更可恶。知道还问,我要换衣服了,请你出去。

    项上聿挑眉,倒也没有继续留住,转身就出了她的更衣室,穆婉快速的换上衣服。

    衣服还好,宽宽松松的材质,虽然是抹胸的,但也不露。

    她出去,项上聿不在,是服务员在等着她,穆小姐,请跟我来。

    穆婉跟在了服务员的后面,进了温泉房。

    温泉房里很大,弯弯扭扭的小溪,往上冒着热气,室内的,但是顶部是玻璃的,有假山,假树,真的各种水果,糕点,没有人。

    她也不喜欢和很多人一起泡温泉,更喜欢独处的时间,下了温泉池。

    冬天里,外面下着雪,泡在水里,感觉很惬意。

    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休息着,越休息越懒。

    呵,睡着了?

    她听到了项上聿的声音,不想搭理她,没有睁开眼睛。

    项上聿在她的身边坐下,突然的转过身,把她钳制在他的手臂和岩壁之间。

    穆婉缓缓的睁开眼睛,或许是因为热的,也或许是刚才闭着眼睛的缘故,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却沉静的,没有什么波澜。

    项上聿勾起嘴角,打量着她的眼睛,你的眼睛真好看,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眼瞎。穆婉不客气地说道。

    项上聿不改笑脸,只是更加的邪魅了,是因为此时此刻,你的眼睛里面有我,如果没有我,挖掉也无所谓了。

    穆婉别过脸,要离他远一点。

    项上聿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走。

    穆婉索性就不走了,清冷地看着他。

    项上聿眸中掠过一道精光,突然的,拉下穆婉的衣服。

    穆婉吓了一条,捂住胸口,整个神经紧绷起来,声音也尖锐了,你这是干嘛!

    让你知道,什么是弱肉强食,不是担心被我看光吗?我就非要什么都看,什么都吃,你在我面前,不用保持着这份高贵和矜持。项上聿邪恶的说道。

    项上聿,你无耻。穆婉火道,一巴掌朝着项上聿的脸上耍过去。

    项上聿更快一步的握住了穆婉的手,按在了岩壁上,你都说我无耻了,我要是不做出点无耻的事情来,还真是对不起你了。

    你想干嘛!穆婉绷紧了后背。

    你说干嘛呢?项上聿反问道,解开她背上的卡扣。

    她的心口一松,意识到他要干嘛了,慌乱到无法保持理智,不行,项上聿,你已经要过了。

    谁跟你说,一天只要一次的,男人只要想,一天要个八次都没有问题的。项上聿说着,要拿掉她的束缚。

    穆婉死命的挣扎着,不要让他得逞。

    项上聿握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也压在了岩壁上面,穆婉,你的智商或许比得上我的百分之五十,但是你的体力,连我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就算你用尽全力,在我的眼里,还是以卵击石,你说你傻不傻,挣扎有什么用?

    穆婉知道自己根本抵不过他,可就是火大,张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面。

    项上聿吃疼,但没有动,让她咬着,血沿着她的嘴角往下,她还是没有松口。

    他握住了她的下巴,好像要把她的脸捏碎一样,她觉得又酸又疼,压根使不上力气。松开了口,还没来得及换气,项上聿堵上了她的嘴唇。

    穆婉等着他的舌头进来,然后咬断他的舌头,但是他好像猜中了她的目的一样,没有伸进来,反而是他的手,沿着她的裤沿下去。关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