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33章我更希望你去死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40

    “已经泡了一个多小时了,再泡下去,你就该缺氧了。/16/16139/”项上聿说道。

    她早缺氧了,胸口闷的不得了。

    “我衣服还在水池里,你给我捞上来。”穆婉拧眉道。

    “那衣服不能穿了,我让人送新的过来。”项上聿沉声道。

    “那总归穿个衣服出去吧。”穆婉羞恼。

    项上聿走到门口,把她放了下来。

    玻璃柜里放着一条条洁白的浴巾,项上聿扯了一条,围在了腹部上面,俯视着她。

    穆婉转过身去了,拿了两条浴巾,围住了全身。

    她不习惯在项上聿面前什么都不穿,更不喜欢在他的面前什么都不穿,把自己全部围住,“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不用你抱。”

    “我收回之前说的话。”项上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什么?”穆婉拧眉。

    项上聿勾起嘴角,“你的体力还是可以的。”

    “流氓。”穆婉一巴掌又要甩上去,项上聿轻而易举的握住了她的手,“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这句话你没有听过?”

    穆婉不想搭理他了,直接出门。

    外面比里面凉快很多,空气也清新很多,脑子里也清醒了很多,她得找个机会给邢不霍打电话,不管真假,这件事情先跟邢不霍通个气。

    只是,她现在和项上聿这样,她是再也没有脸面对邢不霍的了,心里忽而沉甸甸的。

    肩膀上一暖,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穆婉回头,项上聿穿着一件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羽龙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在想着怎么给邢不霍通风报信?”

    穆婉真的讨厌项上聿,他好像什么都能猜到,什么都瞒不住他的样子。

    “我想什么重要吗?明明是你想什么比较重要。”穆婉冷冷的锁着他,深沉地说道。

    “打吧,我允许你打。”项上聿无所谓地说道。

    穆婉不解,更担心是陷阱,项上聿这个人深不可测,对你好的事情,未必是好,反而是更深层次的坏。

    他让她打,她反而不敢打了。

    “你让我通知邢不霍,就不担心那些恐怖组织报复你?”穆婉狐疑的问道。

    “你打了,明明他们要报复的第一个人是你,好不好?我怕什么。”项上聿吊儿郎当地说道。

    “你真的卖给恐怖组织武器了?”穆婉追问道。

    “m国是中立国,我们打开大门做生意,他们出得起这个钱,我当然会卖。”项上聿耸肩道。

    “我小舅知道这件事情吗?”

    “项家有两个分部,一个分部你小舅管,一个分部我管,项家的老人们都知道,该走的流程,我正常走的,怎么了?你拿小舅来压我啊。”项上聿勾起嘴角,如若洞悉的看着穆婉,“需要用我的手机给邢不霍打电话吗?嗯?”

    她真的相信邢不霍的能力,他在没有做总统的时候是常胜将军,即便做了总统,只有她的事情是他人生中的败笔。

    可,一点点危险,她都不想让他冒。

    “我自己有手机。”穆婉回到了更衣室,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给邢不霍拨打电话过去。

    一声,邢不霍那边就接听了。

    “婉婉,你还好吗?”邢不霍问道。

    听着他雄厚的温柔的声音,她心脏里面疼了,好像被一只手紧拧着,无法呼吸。

    “婉婉。”邢不霍担心的喊道。

    穆婉缓过神来,“我还好,不霍,有件事情,你明天是不是要去z国?”

    “嗯,有些相关事宜要去协商,怎么了?”

    “有个恐怖组织从项家买了尖锐的武器想要袭击你。”

    “我知道,那些人已经被我抓了,武器也全部没收了。”邢不霍说道。

    “嗯?”穆婉心里咯噔了一下,余光看到站在她旁边的项上聿。

    项上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勾起了嘴角,如若洞悉。

    穆婉明白了,他故意告诉她这个已经过时了的消息,是在试探她真正的心意。

    她也扯了扯笑容,当着项上聿的面,对着邢不霍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听说是项上聿拍了我的录像,他和楚煜冰狼狈为奸了,你注意安全。”

    穆婉挂上了电话。

    “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项上聿阴阴的问道,靠在箱子上面,目光讳暗的锁着穆婉。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要不是你使诈,我现在还是总统夫人好好的做着,我不恨你,难道还要爱你?”穆婉毫不畏惧的直视项上聿。

    项上聿嗤笑了一声,“五年里都没有发生关系的总统夫人,不知道有什么好做?”

    “图谋的,本就只是高位,别告诉我,你娶兰宁夫人的女儿,做总统,是因为爱着兰宁夫人的女儿,而不是仅仅为了做皇帝!”穆婉更为讽刺地说道。

    项上聿搂住了穆婉的腰,拉到自己的怀里,“所以,我们是一样的人,注定会走在一起,我给你的权利,地位,不会比a国的总统夫人小,跟着我,我们一起站在世界之巅,俯瞰全球。”

    穆婉掰开他的手,“我更怕你会趁我不注意,吧我推下世界之巅,爬的越高,摔的越重。”

    项上聿正想说话,穆婉抢在他的前面说道:“哦,不对,你不用趁我不注意,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推我,反正我又不是你的对手。”

    “呵。”项上聿轻笑了一声,“保持着你的伶牙俐齿,是我喜欢的模样。”

    穆婉抿着嘴不说话了,死死的看着他。

    “说累了,去吃饭。”项上聿在前面走着。

    穆婉望着他的背影。

    他的城府和心机,深不可测。

    她都跟邢不霍特意说他了,他显得太过平静,不是好事。

    项上聿走出去十米,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她还在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防备地看着他。

    他勾起嘴角,朝着她走过去,多了几分邪佞,“怎么,被我弄的路都走不动了?”

    穆婉羞恼,一巴掌朝着他的脸上甩去。

    他握住了她的手腕,顺势,把她抱了起来,眼神更为邪肆,“以后多弄几次,就会习惯了,等次数多了,你也就不会觉得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