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41章她想做的,一直以来都不是公主而是骑士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45

    子弹袭击过来,经过穆婉的脸颊,射进了树干里面。/16/16139/

    穆婉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

    既然来了,她就没有想着活着离开,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

    双方停止了开枪,都在等着上面的指示。

    蓝四军有人出来,看向穆婉,面无表情地说道:“将军有请。”

    穆婉跟着那个人走去蓝四军的营帐。

    一时间,停止了战争。

    她看到了为的男人帕克。

    帕克很高大,皮肤黝黑,穿着蓝色的军装,用z国话严厉地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a国一项和z国交好,你们国家的内部斗争,我觉得没有必要牵扯到a国,a国总统这次过来是为了给予你们国家人民帮助。”穆婉义正言辞地说道。

    “什么帮助,你们是来掠夺资源的吧,执政党和你们a国签署了条约,让你们国家来给我们造铁路,电站,但是要我们的七座山脉,这七座山脉里面都是宝藏,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帕克生气地说道。

    “所以你就认为a国总统帮的是执政党,所以要杀死a国总统,你想过后果没有。”穆婉问道。

    “我觉得我和你没有谈的必要,看在你只是a国前总统夫人的面子上,赶紧离开这里,我放你一条生路。”帕克下逐客令。

    “看来你还被蒙在鼓里,做了人家的死士还不知道啊,真是可惜了。”穆婉说道。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帕克问道。

    “一旦邢不霍死,顾凌擎就会上位,你应该听说过顾凌擎吧,他拥有的精锐部队,以及高科技的武器,片刻之间,就能把你们全部摧毁,掠夺资源也是出师有名,因为你们杀了a国的总统。”穆婉幽幽地说道。

    “怎么可能是顾凌擎上位,你想多了。”

    “是你想少了,如果你有人在a国,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顾凌擎的声望,以及在外国的资源,他可是掌握a国的经济和政治,他想让谁上位,就让谁上位,其他人,如果能上位,也不会绞尽脑汁的利用下三滥的手段了。”穆婉沉着地说道。

    “那么m国呢,你觉得谁会上位?”帕克问道。

    这么一句话,已经让穆婉猜到了什么。

    这场战争和m国也脱离不了关系,和项上聿也脱离不了关系。

    怪不得他之前说,她会中饭都吃不下去。

    这个人的心思和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是她迄今为止,看到过最可怕的人。

    她扬起笑容,“m国是君主世袭制,掌控政权的有华家还有项家,如今的项家一大堆的事情,岌岌可危,即便不是岌岌可危,项家掌权的是我小舅项问天,项问天性格耿直,正气凛然,一项忠烈,你觉得,会是谁上任?”

    帕克拧紧了眉头,思索着穆婉的话。“我既然已经起了战争,就没有退路了。”

    “你就真的不为自己留条活路吗?至少要为你的父母,妻子,儿女留条后路吧,只要你不动a国总统,只是你们国内的斗争,什么都还有机会!”穆婉劝道。

    “你能代表a国总统说这话吗?如果我赢了,不追究今天的事情。”帕克问道。

    “我能。”穆婉说的确定。

    话音才刚落,就听到另外一个男人说道:“你不能。”

    布拉克抱着帽子从门外

    过来,对着帕克说道:“她因为给a国总统戴绿帽子,已经和a国总统离婚了,这样一个女人,a国总统怎么会听她的?”

    “所以说你蠢,被人蒙骗了还不知道,表面上看到的,远远不是事实的真相。”穆婉沉着地说道,现在只要有一点紧张,就能改变帕克的注意。

    “你的意思是a国的总统在乎你咯!”布拉克举起手枪,对准备了穆婉,阴狠地说道:“那我就要用你做人质,威胁邢不霍出来,他要是出来,我就放了你,他要是不出来,我一枪打死你。”

    “报。”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兵,对着帕克说道,“将军,邢不霍就在外面,要求见你。”

    帕克震惊了,看向穆婉。

    穆婉握紧了拳头,表面上看是平静,头脑里面已是惊涛瀚浪。

    她不想邢不霍出来的,没想到,自己以身犯险,他反而出来了。

    瞬间,内疚,自责,激动,感动,担心,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请。”帕克说道。

    邢不霍单枪匹马的走了进来,站在了穆婉的身边,低头看着穆婉,用a国话说道:“胡闹,谁让你来这里。”

    听着他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口气,熟悉的眼神,虽然责备着,但是全是他的关心和担心。

    穆婉的眼圈红了,眼睛里面瑟瑟然的。看向他。

    他们只有几天没有见,却像分别了一个世纪,一眼,便已经过了千年。

    她没有想过能和他再见,再见的时候,却是这样的场面,“你瘦了。”

    说这话,她的声音已经哽咽。

    邢不霍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很冷,一如寒冬。

    他的手却很热,暖洋洋的。

    即便是此时此刻死了,她觉得她也是幸福的。

    “你要抓的是我,她已经是我前妻,回归到了平民的生活,让她离开。”邢不霍对着帕克说道。

    穆婉握紧了邢不霍的手。

    从此自终,她要做的,都不是邢不霍捧在手心中的公主,而是能够做一名保护和守护他的骑士。

    “帕克,刚才我说的不要忘记了,邢不霍就在这里,他是a国的总统,具体你可以问他,不要为他人做嫁衣,自己却连累子女,一无所有。”穆婉提醒道。

    “不要听她胡言乱语。别忘记了,我们签署的协议。”布拉克提醒道。

    协议?

    穆婉扫向布拉克,他们是早就和项上聿签了协议吗?

    帕克站在邢不霍的面前,“我如果打赢了,你会支持我吗?”

    穆婉紧张的看向四周。

    她担心周围有摄像,把他们的对话拍了下来,一旦邢不霍说了承诺,很可能就会被有些人陷害。

    “你们国家的矛盾,我国不方便出手,也不会干涉,你需要的帮助,可以通过国与国之间的正常沟通来协调解决,我们要的不是战争,而是共同展,为人民带来好的生活。”邢不霍沉声道。

    帕克还在犹豫,一个小女孩跑了进来,“爸爸。”

    穆婉也惊到了,这个女孩,是她之前救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