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42章主子很生气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45

    “莉莉。/0/46/”帕克激动的抱住小女孩,“我还以为你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来的?”

    “爸爸,是那位姐姐救了我。”小女孩指向穆婉,“不要伤害她。”

    帕克下了决定,“蓝四军不再和a国为敌,你们可以安全离开,包括你们所有的人质。”

    穆婉笑了,看向邢不霍。

    邢不霍宠溺的看着她……

    砰的一声

    喜悦还没有多久,布拉克开枪打死了帕克。

    穆婉还没有缓过来,又看布拉克开枪打死了小女孩。

    他举起手枪,对准了穆婉,眼中掠过阴狠,毫不犹豫的开枪。

    邢不霍意识到了危险,转身,挡在了她的前面。

    “不霍。”穆婉心被拧紧了,担心地喊道。

    “我没事。”邢不霍宽慰她道,扬起笑容,转过身,手里拿着一只随身携带的笔,对准了布拉克,一个红色的点,在布拉克的脑门上。

    “要杀她,先杀我,但是我保证,会让你陪葬。”邢不霍警告布拉克道。

    “你杀了我,你们也走不出这里!”布拉克确定地说道,

    “我要是怕死,也就不会来了。”邢不霍回答的坚定。

    穆婉看他背上渗出了血,血染红了衣服。

    心里疼的不得了,甚至,不想挣扎了,如果他死了,她就在这里陪他。

    局面僵直着,布拉克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是项上聿的,命令道:“看好他们。”

    他转身出去,接听了。

    项上聿冷幽的看着屏幕,屏幕里,邢不霍和穆婉站在一起,那画面,太刺眼,刺的他的眼睛都发疼,冷冽的命令道:“放他们走。”

    “现在邢不霍就在我们手里,放他们走,等于功亏于溃。”布拉克着急道。

    “他这么快死了,就没得玩了。”项上聿幽幽地说道,端起咖啡,视线还锁在屏幕上,穆婉撕破了自己的裙子,给邢不霍包扎。

    他紧握着咖啡杯,被子都快被他捏碎了一般。

    “可……邢不霍如果回国了,难保他们不支持现在的执政党,我们手上没有了他和人质,顾凌擎不会善罢甘休。”布拉克担心地说道。

    “现在的战争,不是看个人,而是看武器,一旦他们参与,那m国也参与,我会作为首帅光明正大的帮你,怕什么!”项上聿冷声说道。

    “那……”

    “我不是和你商量,这是命令。”项上聿霸道地说道,直接挂上了电话,阴阴地锁着屏幕。

    *

    穆婉给邢不霍包扎好了,因为心疼,所以生气,“你为什么要来?”

    “这句话是我要问你的,你为什么要来?”邢不霍反问穆婉道。

    穆婉顿了下,不自在的垂下眼眸,“我和你,即便没有夫妻之实,这么多年来,也算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你出事,我不可能当做看不到。”

    “我也是,你为我犯难,我又怎么可能丢下你不顾。”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又酸又涩,又理不清。

    邢不霍可以为她冒险,可以为她命都不要,这是因为责任,内疚,还有因为战友情谊。

    偏偏她要的是,他的男女之情。

    不过,现在,她也不要了。

    她已经不干净,不仅身体,还有灵魂,所有的,都是肮脏的。

    她会变得更加残忍,更加冷酷无情,更加不择手段,更加恬不知耻。

    这些,她都不想邢不霍看到,也不想他知道。

    布拉克进来,脸色很差,冷声道:“你们可以走了。”

    穆婉脸上并没有笑容,反而,更加沉重,她扶着邢不霍出去。

    顾凌擎的人从四周站了起来,原来,顾凌擎的人已经把这里包围了,就等着一个机会,救邢不霍出去。

    穆婉把邢不霍交给了顾凌擎,“他受伤了,赶紧找人给他看看。”

    顾凌擎点头,他的手下抬来了担架。

    邢不霍握住了穆婉的手,眸色很深,深的好像浩瀚的宇宙,里面有太多令人着迷的东西,渲染的想永远沉静在里面。

    “跟我回去吧。”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微微扬起笑容,抽出手,把额前掉落的头发拂到了耳朵后面。

    她已经回不去了,回去了,又能怎样?

    她会拖累邢不霍,会成为他的负担,就像当初的刘爽成为沈亦衍的负担一样!

    战友,可以很多个的,她不是邢不霍的唯一。

    “不霍,我现在过的很好,有小舅的庇护,小姨不敢欺负我,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健健康康的。等你好了,我们可以视频,天涯若比邻嘛。”穆婉笑着说道。

    邢不霍没有掩饰眼中的黯淡,担心的看着她,“你真的过得好吗?”

    穆婉点头,看向顾凌擎,“赶紧给他看看吧,子弹还在里面。”

    “嗯。不霍,我们走了。”顾凌擎看向邢不霍。

    邢不霍深深地看着穆婉,千言万语,此刻,却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穆婉看着他们离开,到看不见,她还是呆呆地看着。

    他一走,她的心里,瞬间觉得空荡荡的,很孤寂,很落寞,很感伤。

    003号走到了穆婉的身边,“那就是a国的总统啊,长的真帅。”

    穆婉移开眼神,低垂着头,轻声说道:“我们也走吧。”

    “是,夫人。”003应道。

    他开车,送穆婉去约定地点。

    一路上,还是能听到子弹声,大炮声。

    每一声,都落在她的心上,看着尸横遍地,她不希望,她的国家,和邢不霍的国家也变成这样!

    两个半小时后,他们快到约定地点了。

    穆婉发现了不同寻常,“003,停车。”

    “怎么了?”003不解的问道。

    “你看那是什么?”穆婉指着远处的蒙古包。

    003也一愣,“好像是营地,我们来的时候没有。”

    “掉头,我们做m国的轮船回去。”穆婉说道。

    003赶紧掉头,但已经看不及了,有几辆车子开过来,堵在了他们的前面。

    黑衣人从车上下来,站在了003的车窗口,面无表情地对着穆婉说道:“主子现在很生气,请你立马跟我走。”

    003号举起手枪对准了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