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46章婉婉,我心情不好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48

    她想要快点结束,时间越长,他们中间的,碰触越多,她不想,咬了咬牙,亲到了他的嘴唇上。/20/20341/

    那一刻,对项上聿来说,只是简单的吻,却如同惊涛瀚浪,终于深深的埋在了里面。

    完了。

    他也没有出来,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很高兴,脸笑容都和煦了很多,想通了?

    你好了吧,我真要睡觉了。穆婉无奈地说道,累的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他亲吻了她的眼睛,早这样,早好了。

    他躺在她的身边,把她的头靠在他的手臂上,睡吧,从现在开始到飞机降落,我不会碰你了。

    穆婉闭上眼睛,怕他再来,不一会,累睡着了。

    梦中,她回到了总统府,靠在邢不霍暖洋洋的怀里,一起看着蓝色生死恋。

    恩熙死了,俊熙不忍恩熙一个人离开,当车子开向他的时候,没有躲开,也就这样死了。

    她脱了衣服,站在了邢不霍的面前,邢不霍嫌她脏,没有要她,给她披上了他的衣服,转身,和白雅离开。

    然后他们两个被楚煜冰杀死了。

    她看着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的尸体,哭的稀里哗啦的。

    她把他们埋在了一起,心里还是那样的难过,仿佛是浸透了水的海绵,沉甸甸的,酸涩,疼痛。

    一转身,又看到了邢不霍,他牵着白雅的手。

    他们像是人鬼情未了那样,活着的时候没有在一起,死了,就在天国重聚了吗?

    她的心,依旧疼痛,痛的,好像进了绞肉机一般。

    她爱的男人,和她爱的男人爱的女人终于在一起了,只有她,还傻傻的活着。

    她梦见自己自杀了,用刀子抹了脖子,却没有去找邢不霍。

    她怕破坏邢不霍和白雅的感情,事实上,又很自嘲,邢不霍只是把她当做妹妹,当做战友,又怎么会被她破坏,她是自作多情了。

    不去找,更多的,是怕自己会难过。

    她就飘到了一个无人岛上……

    睁开眼睛,眼角还带着泪,这个梦,做的她,精神有些恍惚。

    虽然知道是假的,顾凌擎在,邢不霍即便爱白雅,白雅爱的是顾凌擎。

    但她的心痛确实真实的,能够印在脑子里的,看向床上。

    项上聿已经不在床上。

    她松了一口气,睁着眼睛看着空气,却不愿意回到那个梦中。

    梦中,也是只有她一个人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估计是项上聿来了,闭着眼睛装睡。

    醒了?项上聿的声音响起。

    她知道瞒不了他,翻身,背对着他,想要再躺躺。

    项上聿坐在床边,看着她,你睡了一天一夜了,不饿吗?

    一天一夜?穆婉看向他,自己现在还在飞机上,飞机降落了?

    看下手机上的时间不就清清楚楚了吗?项上聿幽幽地说道。

    穆婉立马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她果然,睡了很久很久,外交部那边,没有说什么吧?

    你一个小小的助理,还是空降的,上班第一天,就无缘无故的旷了三天班,你觉得外交部还会要你吗?项上聿反问道。

    穆婉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太紧急,她想不到其他,能不能再跟外交部那边说说?

    看我心情,先吃饭。他朝着外面走去。

    穆婉起身,看自己还穿着他的衬衫。

    z国那边有四十几度,但是m国这边还在零下,她的衣服又都在博比的飞机上,正在踌躇得时候,项上聿的人捧着衣服进来。

    夫人,先生让你换上的,外面冷。女孩轻声轻气地说道。

    穆婉起身,看了眼衣服,都是新的,粉红色的一套。

    她眉头微微拧起,好久都没有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了。

    她换上,出去。

    项上聿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扫了她一眼,这种颜色的衣服比较适合你,之前你穿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阿姨。

    穆婉拎起椅子,坐了下来,那我更要那样穿了,白白沾了你的便宜,很好,你很少让人占便宜。

    别人占不到,你能占不到吗?我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可以随便开口要。项上聿邪佞地说道。

    穆婉脸色瞬间凝结下来。

    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怎么觉得没有占到半点好处。穆婉冷然地说道。

    项上聿把手边的黑盒子推开她,你要的东西。

    穆婉打开,他的雷音枪,眼中掠过一道杀气,如果她把项上聿杀了,事情就到这里终结了,一切一了百了,邢不霍也能高枕无忧,她也不需要游走在肮脏的世界里。

    拿起了雷音枪,对准了项上聿。

    项上聿勾起嘴角,笃定,自信,潋滟了容颜,绚烂了青春,似乎还能勾勒出灵魂,亦正亦邪之间,生死掌控之间,低头,继续吃着牛排。

    穆婉狠了狠心,开枪,超音波出去,周围的人疼痛的捂着耳朵,她也觉得耳朵不舒服。

    但,项上聿却很正常的吃着牛排,耷拉着眼眸,眸中点缀着冰冷,以及讽刺,幽幽地看着她。

    不是雷音枪吗?你骗我?穆婉生气道,把手枪丢进盒子里。

    如果不是雷音枪,其他人怎么会有反应,我发明出来的东西,你用来对付我啊,想杀了我?项上聿眯起眼睛,锁着她问道。

    那么一瞬间,她是想杀了他,但觉得项上聿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得逞。

    她怀疑枪是假的,项上聿是在试探她,所以,特意调了低等电波,即便枪是假的,她也有说辞。

    如果要杀你,我挑的就是最强波,我试试真假的。穆婉冷静地说道。

    项上聿没有说话,继续切着牛排。

    穆婉狐疑地看着他,为什么这种枪对你没有用?

    项上聿把切好的牛排递给身边缓过神来的侍从。

    他的侍从把他切好了的牛排端到了穆婉的面前。

    或许有一点,我会告诉你,或许到你死的那天,我都不会告诉你,看心情吧,不过,我现在的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再惹我了。项上聿幽幽地说道。

    她也不想惹他,他要是让她兑现承诺,她非要吐血,最好安静的吃完,她就回项家,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关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