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958章柔弱的目的是什么?要你?

发布时间: 2019-07-09 04:11:53

    她觉得顾凌擎和沈亦衍挺好的,虽然都为了心爱的女人放弃了总统的位置,但是,现在的顾凌擎和白雅很幸福,现在的沈亦衍和刘爽也找到了相爱相守相互可以怀念和陪伴的人。/46/46147/

    人生在世,有些人,是为了追求事业,成就,名利,地位,权威。

    也有一些人,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平平淡淡,幸幸福福,健健康康,相濡以沫,相守到老,直到死去,心里还是带着爱和不舍。

    穆婉没有回他。

    项上聿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正对着他。“一会我让人送你回去。”

    穆婉点头,尽量让自己平静,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总觉得他那双鹰隼一般的眼眸能过看出什么来。

    他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嘴唇。

    穆婉没有动,握紧了拳头,怕一个挣扎,项上聿改变主意了,她就回不去了,待在他身边,总归太危险。

    项上聿吻了十分钟才放开她,穆婉都快断气了。

    “你怎么那么笨,接吻换气都不会。”项上聿数落道。

    她是不会,也不想学会,“我没有你聪明。”

    项上聿站起来,围上浴巾,“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吃完饭后,就送你走。”

    “我不在这里吃饭也没有关系的,黑妹在家里做了饭,我可以回去吃的。”

    “让你吃就吃,再废话,今天你不用回去了。”项上聿冷声说道,头也不回地朝着前面走去。

    穆婉换好了衣服出来,他的人早就候着她了,把她带到餐厅。

    一人一份饭菜,他和她吃的是一样的,挺丰盛,“乳鸽汤,手抓羊肉,香菇青菜,蟹黄豆腐。”

    穆婉真是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战斗。

    她不吃,害的是自己。

    吃了很多。

    项上聿看她一眼,意味深长的。

    他的手机响起来。

    他接听,眸宇中闪过一道精光,“回来了?比预想中的早了几天……我现在在吃饭……嗯,一小时后见。”

    他挂上了电话,对着穆婉说道:“傅鑫优回来了,你要不要和她见见?”

    穆婉整个人防备了起来。

    她肯定会和傅鑫优见面的,兰宁夫人是项上聿做皇帝的一颗重要棋子,她得破坏他们之间的合作,首先,就要破坏掉他们之间的联谊。

    但是,项上聿直接问她要不要见见,她又不敢了,总觉得,见见之后,后面是个套子,能够把她套进去,万劫不复。

    “我就不用了吧,吃完我就回去了,有点累。”穆婉轻声说道。

    “才弄了你十几分钟,你就喊累了,你体质得多差,不是天天跑步的吗?这就是你跑步的成效,还是在我面前装柔弱,好骗的几分怜惜?”项上聿问道。

    “你这般毒舌,还真是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你,既然知道我是博同情,说穿了,就没有意思了。”穆婉顺着他说道,端起西瓜汁,喝了一大口,降低降低正在冒出来的火气。

    一旦生气,大脑就会短路,就不能清晰的理智思考了。

    项上聿嗤笑一声,“装柔弱之后呢,你想要得到什么好处,一般女人故意在男人面前装柔软,就是希望男人抱抱,亲亲,再弄弄她,你在我的面前装柔弱,是我要下次轻一点,还是干脆没有下次了?”

    “你爱怎么想是你的事情,我要是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我吃饱了,想要先走了,不耽误你赶下一场。”穆婉放下杯子。

    “如果你想要我留下来陪你,我可以不去陪傅鑫优,婉婉,你说,我要不要留在来陪你。”项上聿挑衅地说道。

    穆婉直直地看着项上聿,想从他的脸上判断出他真实的想法,但是,压根不可能。

    他从来喜怒不露色,说出来的话,也是颠来倒去,让人猜不透真假和他的意图。

    如果她要破坏他和傅鑫优的联盟,最好是让他留下来的。

    但是他留下来,她就倒霉了。

    思绪在强烈冲击着,她有些拿不定注意。

    “不敢吗?”项上聿得意地扬起笑容,好像把她给看穿了。

    穆婉像是被什么拍了一下脑袋,说道“那不要去了,留下来。”

    “陪你?”项上聿接上她后面两个字,但是用的是疑问句。

    “嗯。”穆婉不自在的应道,有一种,好像被狐狸圈进去的感觉,但……她做的,应该是正确的选择,不想不作为,反正她和项上聿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她也阻止不了,也没什么不能放下的了。

    项上聿笑容咧开了,锁着她,意味深长,又得意洋洋的。

    他想起初中的时候,他想要她去参加奥数,她不高兴参加,因为数学她比他差,他就对她说,“你不参加是因为比不过我,因为你有自知之明,你是斗不过我的。”

    穆婉心高气傲,被他以刺激,报了奥数,结果,他拿了第一,穆婉只是第二,她有一个月不和他说话,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如果她知道,刚才那个电话不是傅鑫优打过来的,会不会气的吐血啊?

    穆婉越看他眼神越不对,“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觉得你蠢的很可爱。”项上聿笑着说道。

    穆婉拧起了眉头,“刚才那个电话不是傅鑫优的?你骗我?”

    项上聿站起来,“逗一逗你,挺有趣。”

    “你的有趣是建立在对别人的戏弄上面。”穆婉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真心火大,她就觉得项上聿不会这么好心,以后,她拿不定注意的时候,绝对要向着项上聿想要的反向去做。

    项上聿不会让自己陷入危机的。

    她真是傻了,太着急了,才会再次出错。

    她还没有走出门口呢,项上聿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到了他的怀里,睨着她怒气冲冲的脸,“去哪里啊,不是让我留下来陪你的吗?”

    穆婉扬起嘴角,“就只准你戏弄我,不准我戏弄你?我也就随便说说的,你就当真了?”

    “我可以随便说说,因为我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容不得别人的质疑和反抗,但是,你会为你的随便说说付出代价。”他把她抱了起来,朝着房间走去,“不是说想要学习吗?我这里的录像很多,你上次见识过了。”